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1

一個離不開中國的人-前夫吳範軍 A Man Who Belongs to China

in 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Sat Oct 15, 2011 2:09 pm
by fountainheadkc • 1.370 Posts



一個離不開中國的人-前夫吳範軍
A Man Who Belongs to China


◎遇羅錦

●編者按:久違的遇羅錦是文革中因寫作著名的《出身論》而被中共槍殺的遇羅克的妹妹,她前夫吳範軍曾是北京鋼鐵學院的右派學生,為人擇善固執,今年七月七日逝世,享年七十一歲。本文描述她出國後個人生活的一段遭遇。

● 遇羅錦 80 年代在北京和丈夫吳範軍留影,當時生活由她的稿費收入維持。(遇羅錦提供

收到金鐘寄來的《毛傳》,就連嚼著飯菜也在看。許多文字是剛看完又再看一遍,以便加深印象。每天好幾次地和第四任丈夫海曼感嘆:「好書!寫得真好!客觀!完全是駁不倒的事實!這種書不得諾貝爾文學獎,甚麼書應當得?!」 又去市內書店自掏三十四歐元給海曼買了一本德文版,讓他知道甚麼叫中國,讓他知道和他結了十三年婚的這位中國太太,是怎樣長大的。然而海曼卻說,我給他買這本書,是故意叫他睡不著覺。

  當我花了一周時間終於把它看完時,好幾天卻是心口堵得難過││難道,中國政府就是由這一幫人組成?難道中國人被愚弄到這個地步?難道我們就是在這樣黑暗的國度裡出生和長大被扭曲人性?中國應叫惡魔國!

  直到〈遇羅克的眼角膜〉做為《開放》某一期的每月首選刊登了時,我那時還不明瞭真實的情況。合上《毛傳》、再加上我訂閱的《大紀元時報》多次報導過對法輪功人員的令人髮指的迫害,如今我才明白,一九七零年三月五日遇羅克和一批政治犯在北京工人體育館被宣判死刑後,有人看見遇羅克被拉出來押上了一輛警車││《冬天的童話》裡有寫,父母還幻想可能因此未被處死。直到事過三十六年的今天,我才肯定:那是一輛對死刑犯的活動手術車,不但「趁熱」割下他的眼角膜,以哥哥那移給誰都可以的「O」型血,以他那年輕的極好的心臟、腎臟和皮膚,都會一一切割下來做為移植之用,甚至骨架也不放過。

  不讀這本書,再也想不到周、劉、朱 ...... 等老毛手下的這一幫人,多少年來對毛如此懼怕和百依百順。也想不到原來事無鉅細都得由毛一個人說了算。一個無法制的國家,就能黑暗到這種程度!甚至滲透到國民黨高層!

[size=18]為堅決不做中國人而離國[/size]

我從出生到長大到有機會離開中國,那時已是四十歲。我並沒有像韓三洲在文章裡挖苦的甚麼「不可宣示的原因」(二○○六年十月號香港《動向》),我的唯一原因就是「堅決不做中國人」;哪怕去他國當默默無聞的草民一個,也絕不在國內和絞刑架下當出名的「作家」;哪怕在國外和一個中國人都不來往,也不願被中國的所謂「精英」們傷害;哪怕有一天像猶太人那樣被德國納粹或暴民們打死(若發生內戰),也不願又一次死在中國人手下。我對中國的格格不入早已在台北皇冠出版社出版的自傳《愛的呼喚》裡有寫。我做為中國人已然不幸,有機會出國,但願下半輩子再也不踏上那封建乾燥的黃土地。出國前我對第三任丈夫吳范軍說:「只要我一立住腳,立即把你接來」。

  八八年和八九年的兩次「經濟擔保和無限期入境許可」(德國大使的主動照顧),得到的是範軍的擰、悶、頂。擰││你說東,他說西(在《開放》發表過);悶││他到底是甚麼主意、甚麼意思,從來也不說明,讓人摸不著頭腦;頂││你越希望他來,他越不來。直到他人在台北,我電話問他你該來了吧,他只「嗯」了一聲人卻又回北京去了。顯然,他認為他父母││台北││中國「四十年不見越不見越愛賽過電影」實乃太過平常,把四十年當四十天。以我這辦事一是一、二是二的性格,到九二年已經和他生了六年的悶氣,無論是我家人和朋友們,我都沒體會過像他這種典型。我堅決不回中國,他堅決不來德國,我只有下「最後通牒:要麼來德,要麼離婚。」德國法院的要求是:他必須有親筆同意離婚的上訴狀,這婚才離得成。這位甚麼事也說不明的人,到這時又把我累死:給你個不理不睬。無法,我只好委托我一位女友代辦。女友去他所住的鋼鐵學院宿舍(現叫科技大學)「抓」他幾次都抓不著人影兒。一般朋友早會累得不想管了,虧這位女友真心肯幫我,人又能幹,幾次之後,總算把他抓到了。「要麼你去德國,要麼你離婚,你總不能不明不白地老這麼拖著吧?」他沒法,反倒來了個「主動離婚」,我這才解了放。他那邊也鬆了綁。

  九三年我和德國人海曼結了婚,我看上他的並非他和我一樣的「不抽煙不喝酒無不良習慣」,也不是和我一樣的喜歡安靜,而是他對中國的「毫無興趣」。

  我們過得相當安寧愉快健康。我對他如同對我那前三任丈夫一樣,從不為錢吵架;我是個好主婦,家中永遠整潔乾淨,飯菜可口又經濟,我若給自己買甚麼,同時會想到他有沒有。

請女友密探範軍大陸生活狀況

到了二○○五年,與範軍離婚已十幾年了,但純是出於好奇,出於不相信朋友們、弟弟們所說的範軍的情況:「他過得不錯」「他在搞生意,有錢賺」「他還能沒退休費?」我出國前他在大學工齡已經是二十九年了(工程師),他還能沒有退休金?我從來也沒想過回中國與他一起生活,但還是拜托那幫過我的女友去當回「密探」,了解一下他的真實情況。

  女友又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在按了一百多下門鈴,就是不走(假設他就是在家)的無比毅力之下,終於讓他開了一條門縫兒。那家裡變成垃圾場的情況,又勝過我在《愛的呼喚》裡描寫的初識他時十倍。有一點卻核實了:這位從在該大學被劃成「學生右派」此後一直住在該院宿舍的人,自我離開後的二十年裡,他不但自動離職,不但不去申請自己應得的退休金,也根本不知道人事科在哪兒。該院人事科早以為他死了││在我和女友數封通信之後才知。我就算做為範軍的「妹妹」,也該關心他吧。我寫了長信懇求女友一定要去人事科為他談談。女友也真去了,按她在單位搞了多年退休人員管理的經驗,保證說,只要範軍去趟人事科「打個照面」,這足夠他生活的退休金肯定會有的。

  但僅僅這根本不是甚麼難事的事,範軍卻卡在那裡比登天還難││硬是不去。他對我的女友講,他等著科技大學主動地送退休金來。氣得我寫信給範軍說:在歐美諸國,人到了退休年齡而自己不主動去辦理填表格的話,退休局是根本不會主動給誰送錢的,何況中國?但無論說甚麼,他就是不去。這如同他那右派平反一事一樣:他硬不寫要求平反的申請。他的理由是:「當初整我的人,如今一個個是院校領導,讓我去求他們?辦不到。」他的一個同事看不過,主動去為他辦。只讓他簽個字,字他可簽,平了反他又高興。這回輪到退休金了。我寫信懇求女友:給他辦到「排排坐、吃果果」的程度││讓他簽個字就可拿錢的程度、揪也把他揪到人事科去。然而這一步誰也不管了。沒有退休金就無醫療保險。第一次他動心臟手術是我兩弟弟在我「一定要照顧好他」的吩咐之下,為他付了一萬五千元才入的院。這第二次,又是朋友們湊錢入的院。女友寫道:這幾年他丟了許多錢,一次一個小手提箱內有一萬多美元全拉在了出租車裡忘拿 ...... 雖然丟了無數次錢又借人錢不要人還,自己卻有上頓沒下頓地去朋友家「蹭飯」,人家給他吃了背後又罵他。以前我是一心把他打份成個「大學教授」,而如今卻成了叫化子相。

結婚四年未了解他真正的一面

可以說,和他結婚四年的生活,都不了解他真正的一面。由於誰也勸不動他去申請應得的退休金,氣得我給他寫了最後一封信。信的開頭是:

給範軍的墓誌銘

他的本事:把簡單的事情複雜化,把有轍的事沒轍化;他的能耐:把整潔像樣的家變得垃圾化,把自己的形象變成要飯花子化。

  他的心胸,寬遠無邊;

  他的理想,賽過神化;

  他一張口,空話連篇;

  他只愛看自己訂的二十二份報紙,

  語言鸚鵡學舌化。

  如今你升了天,

  天上必人人平等,

  再不用穿衣吃飯、花錢看病,

  也不用吹牛撒謊,

  這才真正自由化,

  我們也會,

  一個個飛上去,

  與你一起笑看,

  紅塵的世俗化。

  為你高興!

  若在九二年離婚前,我也曾想過,若萬一範軍去世而我人在德國,我肯定會大哭痛哭、難過得多少天吃不下飯。然而我現在即告訴他:你若真死了,我真地為你高興!為甚麼?因為我從來沒和一人生過這麼長時間的悶氣,我那些難過,全叫他給我的氣磨沒了。朋友們說他在生活上一塌糊塗「如此弱智」,我卻看成是從小缺乏家庭關懷、家庭溫暖(從十五歲起在濟南他母親就讓他去南京住校讀書一直到去北京鋼院),甚麼過日子的事也不知、也不懂;看的世界文學名著又太少,不懂人的細膩感情和體諒他人,又滿腦子連自己也說不清的教導如:「八尺男兒得愛國」「父母在不遠行」「炎黃子孫這這這」「中華兒女那那那」。凡我認為老朽糟粕的,他卻以為是中國精華。

  但在信的最後,我還是希望他來德國。由於德國大使對我不止一次的照顧,再次批准他入境完全有可能。則我目前這個家全留給海曼(我們又無子女,又不會有錢財之事),再幫他物色個年輕些的賢良的中國女人並不難。我肯定會在一星期之內,和範軍建立起一點不遜色的家││六十平方米,整潔安靜溫暖。有全新的傢俱;陽台、窗台上種滿了花;裡外三新的足夠的衣服鞋子;還有餘錢出出遠門;每天我這主婦准時地做可口飯菜。以他過了六十五歲之齡,一到這兒就屬於退休者。每月的退休金(或失業金或救濟金)都夠以上的生活水平,外加人人有的醫療保險。假如他表示他想來,我立即給德國大使館寫信。然而,他和以往一樣││對你不理不睬。

  在生活上一塌糊塗的,範軍倒有個「雙胞姐妹」便是林希翎。林在巴黎過得人不人、鬼不鬼,一個兒子苦悶得自殺。最終她承認錯誤又回中國,再也不反共。而範軍也是鐵打般地愛定中國中共,愛到一丁點麻煩都不肯給他們,這是否也是「斯德哥爾摩症」?或者說,當你看完張戎的《毛傳》之後,你有沒有感到毛骨悚然,無論我們是否還要做中國人,只要是在那魔缸(而非醬缸)裡泡過的,我們都會有心理障礙和不同程度的精神病?

Scroll up

#2

RE: 一個離不開中國的人-前夫吳範軍 A Man Who Belongs to China

in 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Sat Oct 15, 2011 2:11 pm
by fountainheadkc • 1.370 Posts



不做中共专制下的中国人
Don't Want to be Chinese under Despotism


遇罗锦

假如你提出了什么民主的主张, 或是好的见解, 却有人理直气壮地质问你:你是不是中国人? 你就应该反问他: 你是不是中国人? 他会说:我是. 那你再问他:你愿不愿做中共专制下的中国人? 你认为中共专不专制? 他如果说: 我认为中共专制. 你可以回答: 假如你真认为中共专制, 你就不会这样质问我. 如果他说: 我不认为中共专制. 那他的胡狸尾巴就露出来了. 关键是, 我们没有成立调查身份不明者协会, 假如我们要求那些在公开场合质问我们的人出示他的证件, 我们完全有理由报告给民主国家的政府, 列出时间, 地点, 人证物证, 说持这种观点的人, 他不应当在民主国家生活. 我们锲而不舍地做这件事, 就象犹太人把最后一个纳粹凶手赶尽杀绝一样.

法轮功比我们走得远, 他们赶走了在法拉盛闹事的特务们. 我们不如他们团结一致, 是一个整体. 因为我们象一盘散沙, 没有时间, 精力或害怕去做这件事; 而中共却用了极大的财力物力来对付我们, 只想各个击破每一个向往民主的海外华人, 造成了今天的特务遍地.

至于在国内的人, 我们还用问吗? 假如发给每人一票, 让他们回答:你愿不愿做中共专制下的中国人? 我敢说, 没有一个人愿意. 就连那些目前特别得势, 横征暴敛, 作威作福, 道德低下的政客们, 当他们有一天进了监狱, 发现没有丝毫为自己辩解的自由时, 他们也会说不愿意. 正因他们的惧怕, 所以才千方百计地送出自己的子女和家人去海外. 而这些人花着人民的血汗钱, 不仅不自省, 反而站在民主的对立面; 仿佛只有如此, 他们才能保住国内家人的地位, 他们才有黑财滚滚而来.

凡是在大陆生活过, 受过迫害的人, 都深知, 与中共是无法对话的. 但是我看到那些糊涂的六四受害者, 还一个劲儿要求中共给六四平反; 我看到达赖喇嘛和中共周旋了几十年, 都认不清这个实质, 象他这样一位宗教领袖, 早就应该把位子让给头脑比他更清醒的年轻人了; 我看到个别五七年的右派份子, 在海外大声嚷嚷中共为什么不给她平反, 还觉得自己是个英雄, 是个先进模范 只能说, 他们对中共的实质, 没有根本的认识, 或是头脑已经混乱.

中共用大量的金钱, 拉拢住国内的官员和公务员, 却不管底层人民的死活; 中共用要不要让你生存的威胁利诱, 封住在国内敢于发言的人们的嘴. 又用给予海外异议人士退休金和允许回国的办法, 封住他们的嘴, 甚至给予他们更多的任务. 他们在监狱中, 对一些政治犯施予高压, 给他们反包装, 把他们派到各个角落, 窃听人们的一言一行, 然后对每一个人施行毒计或柔策. 有的被暗杀, 出车祸, 受重伤, 有的被恐吓, 有的被收买. 这样的毫无道德, 有如饿狼的中共, 你还能跟他对话吗? 只有人和人才能对话, 人和狼怎么对话? 你和饿狼对话, 它盯着你, 只是想把你吃掉. 就连这样的普通常识, 许多人竟看不见, 或是装看不见.

我失望的看到, 就连台湾当局也被中共收买. 连战和马英九, 正在把台湾双手献给中共, 凡有良心的人, 都看得清清楚楚. 他们的理由就是中国越大越好, 所谓领土不能分割. 我是一个不懂政治, 和政治不沾边儿的人. 我不明白, 为什么中国越大越好? 台湾为什么不能独立? 民进党为什么要受压制? 西臧为什么不能独立? 新疆为什么不能独立?

当政者问过当地的老百姓吗? 假如, 百分之八十的人都希望独立, 为什么不重视人民的愿望? 为什么只有几个政客说了算? 你台湾还有什么民主可言? 你达赖喇嘛又给了西臧人民什么民主? 他们说, 怕打仗, 怕人民死得更多. 那好, 你就忍着吧, 你可以再忍一千年. 你不以独立去战, 没有任何国家可以支持你. 中国人的特点, 就是盼望一个开明的皇帝出现, 那时就一切天下太平___ 这是中国人最欣赏的文化.

中国越大越好吗? 假如在中国的古代史和近代史上, 大中国从来没好过, 为什么我们不能改变它? 难道唐朝就那么十全十美? 世界上有多少小国, 治理得民安国富, 比中国人的生活好上一千倍, 人民的幸福感胜过中国人一千倍; 你却在国内外大叫大嚷, 非让人们在大大大大国里受苦, 你还标榜自己是爱国爱人民的, 请问你是爱你自己, 还是故意叫老百姓受罪?

当政者谁一人一票的去问过老百姓? 谁重视过老百姓?

就连我所住的德国柏杨省, 长久以来都老有人主张独立, 自成一国, 可政府并没把这些人抓起来, 并没给他们一丝一毫的歧视和刁难, 他们具有充分的言论自由. 台湾的政客们就是做不到这一点, 哪怕他们在美国, 在西方受了多年的高等教育. 我作为一个旁观者, 不相信他们不想独立, 而是他们让中共的威胁利诱吓怕了. 他们只爱自己, 只想保住自己的官位, 丝毫不管人民怎么想.

所有想独立的地区, 只要票数通过, 它都应当独立. 英语世界有多少国家? 法语世界有多少国家? 德语世界有多少国家? 为什么汉语世界就非得一个国家不可? 它的道理何在? 别搬出你那炎黄子孙, 五千年文化精髓来搪塞了; 假如, 中国每一个省份就是一个国家, 我们不用联邦治, 它已经是多党治了. 炎黄子孙和五千年文化精髓, 会随着每一个小国的优越治理, 变得真正名副其实起来. 抛开我们那陈旧的观念, 真正地去为老百姓着想!
然而, 只要你一沾上中共, 人人就都变形了. 不变形的不是没有, 但在国内是活不了的, 要么都死在了国内, 要么跑出来到了国外. 那些自中共建党以来, 无数死在中共治下的英烈以及后来象遇罗克, 金钟, 胡平, 陈破空.那样的民主斗士, 是屈指可数的. 连战, 马英九, 以及那些所有叫喊中共在进步的人, 假如你们也遭到过高智晟那样的非人折磨, 请问你们还敢说中共是你们的朋友吗? 虚伪!

你们把所有的虚伪都亮在了人民面前, 就连我这样一个从不和政治沾边儿的人, 都看的清清楚楚. 你们忘了你们的一举一言, 有多少亿双眼睛盯着你们, 只有你们自己老把人民当成傻瓜.

我们是中国人, 不管我们是否入了外国国籍, 我们的思维, 语言, 文化, 习惯, 不可能改变, 我们以自己是中国人自豪; 但我们不想做中共专制下的中国人____ 因为, 凡在中共专制下的中国人, 人人已经不再自由, 已经不是人.

Scroll up

#3

RE: 一個離不開中國的人-前夫吳範軍 A Man Who Belongs to China

in 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Sat Oct 15, 2011 3:54 pm
by fountainheadkc • 1.370 Posts



中共不倒, 我死不回中国
I Will Never Return to a Despotic China


-- 也说中共的海外渗透

(原载香港<开放>2009年6月号. 作者稍有改动)
遇罗锦

张丹红事件, 不过说明中共在西方渗透到什么程度. 就连我这孤陋寡闻, 很少和别人结交的人, 在德国生活了二十三年, 发现的中共特务就不止一个, 听来的也不止一个.

海外有两大片人: 一大片, 是中共的高官子女. 尽管他们的父母对中共极权极不信任, 用贪污所得将子女们安置在海外; 但由于他们骨子里对中共, 对血统论仍是极爱, 所以网上也好, 日常生活也好, 处处以愤青面目出现, 大喊遇罗克就是该杀的, 将张丹红事件搅成一锅粥的, 故意制造黑热闹, 制造分裂的, 都是这帮人. 没有中共政权, 他们深知便没有自己优裕的生活.

另一大片人, 就是海外民运人士及对中共政权不满的人. 八九年六四事件, 把人们的心凝聚在一起, 那时人们的反共意识达到了高潮. 但不久, 事还没干先吵架, 谁也不服谁, 一个个都三头六臂, 既不自省, 也不想忍, 更不顾全大局, 只想自封为王. 想说什么说什么, 想伤害谁伤害谁, 结果是各个都被别人的, 自己的箭中伤. 最后是开大会, 选主席, 孤零零地只有两个半人. 谁和谁都不再是朋友, 谁都防着谁. 你刚一打电话他先录了音, 再消音加音地生点儿事儿, 一轮一回地再把别人气饱. 惟恐天下不生事, 否则一个人活着多没劲!

而中共将狱中原先反共的一些人, 施以高压, 让他们屈服, 认了罪, 签下合约; 有的甚至由中共制造辉煌的反包装, 让他们披上金色的反共外衣, 被一个个安置在洋人和国人的眼皮底下, 专门探听各种鸡毛蒜皮的消息. 从人们的聊天中, 获知许多情报, 然后中共对他们一个个施以毒计或柔策: 有的被暗杀, 有的出了车祸死去, 有的受了重伤. 对中共黑名单以外的人, 则施以怀柔. 有人给他们捎话儿, 希望他们回国看看. 有的一回国便对中共一见钟情, 中共给予不错的安排, 这些过去痛骂中共的人高唱对中共的赞歌. 对于更多的人, 中共准予他们有退休金, 并按月, 准时地寄到他们国内的帐号上, 包括在中国看病的医疗保险.

按理, 在哪个国家工作过, 就理所应当地得到哪个国家的退休金. 但海外的异议人士们, 都是由于政治庇护才得到西方永久居留的. 有的兰卡和绿卡上明文规定不许回中国, 中共十分清楚. 在几年前, 中共是不可能给这些人退休金并让他们入境的. 后来很多人入了外国籍, 不再受不能进入中国的限制. 随着中共加入世贸, 经济上的强大, 西方各国为了做生意, 向中共频频示好, 人权往往象演戏, 象下棋, 象筹码; 中共的渗透西方, 便更加得心应手.

请你自己设身处地地想一下: 当你感到在海外生活得很艰辛, 远非自己当初的美梦时; 当你早已被同道们的暗箭, 明箭中伤, 除了自己家人, 感到再也没了朋友时; 当你年纪越来越大, 进入老年, 越来越想念故土时; 当西方的经济一直是走下坡路, 经济萧条, 不仅你自己看不到前途, 也不希望儿女今后生活无着落时; 当你踏上故土, 感受到外貌巨大变化, 感受无比的亲切时; 当中共党员全以朋友的面目出现, 热诚地嘘寒问暖, 对你如此器重又加以问候时; 当你在国内的帐号上, 每月有固定寄来的一千, 两千, 有的夫妇甚至是五六千的退休金时; 当你的儿女回国探亲毫无障碍, 尽情花你的钱时; 当你在国内买了房子, 一心想在国内养老或两国来回住, 换换心情时; 而在海外, 没有洋人, 中国人是你的朋友; 没有人器重你, 问候你; 没人准时给你寄那么多钱; 你在海外, 没有或只有极少的退休金, 你能不被中共收买吗? 中共给你钱之前的嘱咐, 恐怕还没有你心里的自律来得强烈. 甭说别人, 就连我在美国的大弟弟罗文, 都在说:中共在进步.

只能说, 他们原本在海外定居的物质欲念, 胜过反抗中共暴政的欲念. 有的人是一句不骂, 真心地在认为中共进步; 有的, 或许怀有更多的任务, 遮遮掩掩. 他们不再关心中共每天抓多少人, 对多少人施以极刑, 也不再关心中国是否还有言论自由. 他们关心的只是物质, 眼前, 自己和儿女的出路.
若用两个山形做比____ 一尖朝上, 一尖朝下的话, 海外异议人士们, 是那尖朝上的, 最后只剩下屈指可数的几个人仍在坚持着. 而法轮功是那尖朝下的, 由少数人变得越来越大, 遍布天空. 他们始终是一个整体. 因为他们以真, 善, 忍为原则不彼此伤害, 毫无私念, 不出个人风头, 先从自我做起. 他们的一切都以天灭中共为大局, 这是两个鲜明的对比.
笔者, 既不属于民运, 也不属于法轮功, 更无理论水平属于异议人士. 但我忘不了, 也不能忘记遇罗克的惨死, 他是为真, 献出生命的. 哪怕我再穷, 中共给的退休金再多, 中共不倒, 我不会办理退休, 不会回中国.

2008. 12月初稿
2009. 7月定稿于德国

Scroll up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Visitors
0 Members and 5 Guests are online.

We welcome our newest member: ancientgroundhog
Board Statistics
The forum has 895 topics and 1431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