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1

掀起一场排毛逐毛的全球自由人运动 Remove Mao's Evil Image

in 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Sat Oct 15, 2011 2:23 pm
by fountainheadkc • 1.369 Posts



全球逐毛日
Day to Root Mao Out from Our Lives


掀起一场排毛逐毛的全球自由人运动
Remove Mao's Evil Image from Our Lives


发起日:二零零九年十月一日 Launching Date: October 1, 2009

发起地:尼克松图书博物馆 Launching Site: Nixon Presidential Library/Museum, Yorba Linda, California

发起目的: 公众签名除毛逐毛运动 Purpose: Open signing session in front of Nixon Presidential Library/Museum to remove Mao (Zhou) statue from its premises.


陈凯一语:Kai Chen's Words:

将毛(周)铜像逐出尼克松图书博物馆是将毛的魔像逐出我们的灵魂与生活的开始。 我呼吁将2009年十月一日定为全球逐毛日。 毛魔像不除,世无宁日,人无自由尊严,国无意义。 我在此希望全球的自由人站起来面对邪恶的暴君杀人狂毛泽东,用你们自己选择的方式在你的生活中消灭毛的魔像与邪灵。 要杀人统一而不要自由尊严再也不能成为人们生活的信条去主宰一种宦奴娼的变态存活。 唤醒你沉睡的良知! 不自由,毋宁死!

To remove Mao (Zhou) statue from the Nixon Presidential Library/Museum is only the beginning of removing Mao's evil image and its ill effect from our souls and lives. I hereby announce the date of October 1, 2009 (anniversary of the founding of PRC) to be the "Day of Eradicating Mao from Our Lives". With Mao's evil image and ill effect upon people's lives, world will have no peace, individuals will have no freedom and dignity, countries will have no meaning. I hope all of you, the free individuals of the world, stand up to face down the evil mass murderer Mao with what his image represents, and use any available/possible means to eradicate Mao's image and influence from your lives. Espousing using murder and mayhem to achieve unity by abandoning human freedom and dignity, by surviving a life of eunuchs, slaves and moral prostitution under despotism should never enter a political culture of a free society. Awaken your dormant conscience!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For more information or offer your signature for the petition to remove Mao statue from Nixon Presidential Library/Museum:

Contact Kai Chen: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Email Kai Chen: elecshadow@aol.com
Call Kai Chen: 323-734-3071

[size=18]Contact Nixon Library Director Timothy Naftali:[/size]
Email:timothy.naftali@nara.gov
Phone: 714-983-9120
Fax: 714-983-9111

Contact National Archive Deputy Assistant Susan Donius:
Email: susan.donius@nara.gov
Phone: 301-837-3250
Fax: 301-837-0483

[size=18]You can also call your respective Congress persons representing your districts for this important issue. [/size]

Scroll up

#2

RE: 掀起一场排毛逐毛的全球自由人运动 Remove Mao's Evil Image

in 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Sat Oct 15, 2011 3:07 pm
by fountainheadkc • 1.369 Posts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余杰:毛像矗立的中国是奴才遍地的中国
Mao and Slavery in China


作者:余杰 2009-8-12

今天的中国,仍然没有告别毛泽东天安门城楼上依然悬挂着毛像,人民币上面依然印刷着毛像,知识界还有不少新左派、民族主义者等,如汪晖、王绍光、崔之元、杨帆、巩献田、张承志、韩德强、王小东、张广天、黄纪苏、旷新年、孔庆东、张广天(还有彼岸的李敖)之流,声称如何崇拜毛泽东、如何怀念文革,肆无忌惮地向民众放毒。

对于这些有文化和学识的人来说,崇毛未必是他们的价值皈依,更多是时候不过是他们的生存策略而已。他们或者游学西方、享受资本主义国家学术机构的丰厚待遇;或者在中国的最高学府中占据显赫的位置,时时在电视上出镜。他们比大多数中国民众的生活更加资本主义化,一般都拥有豪宅和名车(在毛时代,他们会被当作资产阶级学术权威打倒),心安理得地使用美帝国主义发明的互联网、津津有味地观看好莱坞的电影,他们的生活与他们的理念是脱节的。

《南方人物周刊》报道了一名拍摄毛像的摄影师成文军的故事,报道中提及各地毛像的细节。如河南临颖县南街村,每天清晨大喇叭里都要播放大海航行靠舵手,毛泽东塑像前,还有两名保安守卫。四川郫县红光镇,大跃进前夕的一九五八年三月十六日,毛泽东来此视察,此后毛像竖立,每年三月十六日人们来此挂绸烧香,并高唱:麦苗儿青菜花儿黄,毛泽东来到咱们农庄,麦苗儿青菜花儿黄,千家万户欢笑。似乎饿殍遍野的大饥荒没有发生过。在湖北黄石,毛的生日那天,毛像的基座前满是红色蜡油和爆竹的残迹,老人们在像前鞠躬,居士们在弥漫的青烟里诵经。

在八十年代毛像大规模拆除之后,如今竖立毛像的风潮又在暗暗涌动。在山东嘉祥、河北保定和福建泉州等地的塑造石像的工厂,尽管一尊三米左右的花岗岩质地的毛像要卖三万多元,汉白玉的价格更高,但那里的工厂每年都要批发四五十尊毛泽东像。

那么,究竟是什么人在买毛像?不是那些口头上崇毛的文人学者,而是另外三种人:暴发户、煤老板,还有一些高科技研究单位。成文军在某航空物理研究所拍摄毛像时,一名研究员就指着毛像说:你知道吗?这么多年我们这里平安无事,都是因为毛泽东在保佑我们。

毛历来蔑视人民,而中国人确实也卑贱到了被毛任意凌虐的地步。放眼全球,有哪个民族集体性地患上了受虐狂这一疾病?毛像矗立的中国是奴才遍地的中国,是亟需精神启蒙的中国。人们很难想像,在德国有人胆敢矗立希特勒的塑像,那是一件犯法的举动,即便艺术家创作的一件变异的纳粹礼的作品,也引发争议。但是在中国,比希特勒更加凶残暴虐的毛泽东,却受到许多民众的顶礼膜拜。其根源,乃是中共当局竭力遮掩和篡改毛时代的历史,毛的诸多滔天罪恶被严密封存起来。如果张戎之《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高华之《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李志绥之《毛泽东私人医生的回忆录》这三本最重要的著作,能够在中国出版发行,能够成为中学和大学的历史课程的参考书,崇毛之歪风邪气还能如此蔓延吗?

许多中国人崇拜毛,是漫长的毛时代的身体与精神控制的后遗症与惯性。他们的精神已经扭曲而不自知。而越是经济发展、文化多元的地方,越是没有毛像的立足之地在广东省的毛像已经拆得一座不剩,也没有人重新塑造。制作毛像的人曾开玩笑说:广东人民最讲实际,所以广东发展最快,什么都走在前头,开先锋之气。可见,经济的独立会逐渐带来人格的独立,会让奴才逐渐转变为公民。

在中国,毛的忠心耿耿的信仰者其实并不多:在南街村,在乌有之乡的网站上,在杨帆和孔庆东的课堂上,在张广天的戏剧演出中,还有一些零星的残余。与之相比,真正的毛主义的信仰者,生活在尼泊尔、印度等亚洲国家的贫困山区。尼泊尔的毛派反政府武装,是亚洲地区最残暴的恐怖组织。他们残忍地拷打并杀害许多被俘的警察和尼泊尔皇家军队的士兵,驱使孩子参与前线的战斗,童子军成为其杀人的机器。自从一九九六年毛派武装与政府军发生剧烈冲突以来,已经有四千七百多名尼泊尔人死于战斗。尼泊尔毛派奉行毛泽东打了就跑的策略,并效仿秘鲁阳光道路的做法,不时袭击警察哨所和地方政府机构,夺取武器和钱物,有国际媒体将其与杀人如麻的柬埔寨的红色高棉相提并论。他们与中共的关系亦耐人寻味:虽然有传闻说中共暗自支援该武装力量,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多次公开否认。而尼泊尔毛派也从不承认自己是中共的儿子党,并对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中共积极加入全球化体系、吸收资本家入党等做法不以为然。

美国《时代》周刊记者在对尼泊尔毛派领袖普拉昌达进行采访时,这个以小毛泽东自居的恐怖分子侃侃而谈:马克思-列宁-毛泽东主义是一种无产阶级社会革命的集成的科学,是从震撼世界的群众斗争中发展而来的。作为一种科学,它要不断地、持续地发展。'普拉昌达路线'是马克思-列宁-毛泽东主义根据尼泊尔的条件的运用,也是对它的一种丰富。就像毛泽东在国庆典礼的程序中自行增添毛泽东万岁的口号一样,普拉昌达也毫不掩饰地提出了普拉昌达主义所有的独裁者都那么相似。独裁者喜欢用自己的名字来命名主义,并拒绝承认这是个人崇拜。普拉昌达宣称:我们的人民战争是崭新的二十一世纪的战争。我们不只是在和专制君主制斗争,我们还要和罪恶的帝国主义世界斗争,与伪善的所谓民主制度如超级大国美国斗争。他们的斗争方式之一便是,在控制区内代警察执法、刑求甚至杀害不同意见者、地主及知识分子。

尼泊尔终结帝制之后,毛派通过选举上台,尼泊尔成为全球惟一一个奉行毛主义的国家。中国的那些毛主义者们有福了,在世界屋脊上终于有了一块风水宝地继续实验毛的伟大思想。他们应当积极申请移民到尼泊尔,与毛主席一同战斗,或者将子女送到尼泊尔去接受无产阶级的血与火的锻炼。然而,命令重庆的中小学生都高唱红色歌曲的中共政治局委员薄熙来,却将宝贝儿子薄瓜瓜送到资本主义的心脏地带英国去留学;自称无产阶级剧作家的张广天,不去尼泊尔为当地人民免费演出,偏偏拿了欧洲国家基金会的资助,跑到欧洲去接受资本主义的腐蚀。也许没有得到中国的毛派传授经验,仅仅一年时间,尼泊尔的毛派便暴露出治国无能,使得国内政治经济形式持续恶化,执政联盟也迅速因权力斗争而分裂。普拉昌达的总理宝座还没有坐热便下台了,甚至还没有来得及为毛泽东和自己塑造几座雕像。

毛泽东是人类历史上比希特勒、斯大林更邪恶的独裁者,毛泽东主义也是比法西斯主义和列宁-斯大林主义更邪恶的极权主义。可以说,毛式共产主义是共产主义体系中最邪恶的变种和异形。无论是作为原创地的中国的毛主义,还是作为徒子徒孙的意大利红色旅、柬埔寨红色高棉、秘鲁光辉道路,以及如今仍然苟延残喘的尼泊尔毛派武装,其残忍与恐怖,倘若马克思复生,也会魂飞魄散,也会遭到就地枪决。仅以毛一个人而论,他的身上便背负了数千万条人命的血债,在人类历史上堪称杀人魔王的魁首。一个崇拜魔王的民族,能够挣脱枷锁走向自由吗?

与中国各地残存的毛像以及正在竖立中的毛像相比,我看重的偏偏是一尊小小的塑像,那是当年天安门广场上被摧毁的民主女神像的缩小版,那是矗立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共产主义死难者纪念碑。布什总统亲自出席了该纪念碑的揭幕仪式,并在演讲种指出:共产主义不只夺走受难者的生命,还企图盗窃受难者的人性,抹消受难者的记忆。这座纪念碑的落成,就是要归还受难者的人性,重建受难者的记忆,受难者将永远不会被忘记。

在这篇相当重要的演说中,布什总统将共产主义和奉行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恐怖主义归为一类。这是一种崭新的视角,这种看法表达了美国政府对反恐与反共一视同仁的看法,后来此种阐述在奥巴马的就职演说中也被沿用。中共在发表奥巴马的就职演说的时候,特意将共产主义删去,没有想到弄巧成拙,反倒引发了网友们的热议。

以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为动力的恐怖主义是一种迫在眉睫的威胁,而共产主义在苏联解体之后似乎变成了一个过去时。北韩、古巴等共产党小国,如同虱子挑衅狮子,不足以危害全球和平;越南共产党的本质虽然没有改变,但其改革大幅推进,并频频向美国抛出橄榄枝;即便是目前最大的共产党国家的中共政权,也声称不再奉行输出革命的宗旨,而以赚钱为最高目标。于是,某些西方人士便对共产主义失去了警惕,在九。一一事件之后,他们建议西方将重心全部转移到反恐方面,而将反共暂时予以搁置。但是,反恐固然重要,反共亦不可缓行。作为共产主义最高阶段的毛主义,如同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随时有死灰复燃之危险。

热爱自由的人总是多于喜欢受虐的人,厌恶毛泽东的人总是多于崇拜毛泽东的人。这是我对人类的希望所在,也是坚信中国必将实现自由与民主的理由。美国前总统小布什在捷克首都布拉格接见各国民主人士的时候,发表过一篇题为《扩展世界的自由民主边界》的演讲,他明确指出:共产党国家曾信奉一种威严的意识形态,他们宣称掌握了历史的发展方向,但最终,人民抛弃了它,因为他们要生存,因为他们要崇拜上帝,因为他们要向孩子讲真话。共产党国家也曾经历勃列日涅夫、昂纳克和齐奥塞斯库等人的严厉统治,但最终,它战胜不过瓦文萨和哈维尔的理想,萨哈罗夫和沙兰斯基的抗拒,里根和撒切尔夫人的决心以及约翰。保罗二世的无畏见证。历史的经验清楚地说明了一个真理:自由可以被抵制,自由可以被拖延,但自由绝不能被抗拒。这段话是讲给全世界的毛派和与毛派作斗争的人们听的,让毛派心惊胆战,让反毛的志士们信心百倍。

曾经祸害人类、向全球扩张的共产主义已经退潮,但其余波仍然不容轻视。民主世界已经取得的成就需要巩固,对共产主义思想毒素的清除需要复杂的手术。许多前共产主义国家正在清算共产主义的罪恶,波兰、匈牙利等国过通过新的法律,调查前共产党高官和秘密警察的罪行,并限制此类罪犯继续担任政府公职,而那些身负血债的前领导人的塑像、故居等也将拆除和取消。不忘记苦难,同时也不能纵容苦难的始作俑者。乌克兰总统尤先科在大饥荒纪念日的活动中发表演讲指出:全世界谴责共产主义暴行的时刻就要来了,它在这里屠杀了我们很多没有罪的人民我们的悲伤和愤怒并不孤立,就在这里,我们向全世界呼吁,联合起所有的正义的力量来反对这个极权主义和它对生命的鄙视。我们悲惨的历史就是全世界民族的警示。我们没有夸大、没有减少自己的痛苦、经历和悲伤。我们要告诉每一个民族,首先告诉那些一起穿越共产主义地狱的人。那么,经历了更可怕的大饥荒的中国,什么时候才能加入到谴责共产主义的暴行的队伍中来呢?什么时候才能塑造像西湖边上的跪着的秦桧像那样的毛像,并将其淹没在人民的唾沫之中呢?

共产主义死难者纪念碑屹立在华盛顿国会山庄的一侧,类似的纪念碑还将在乌克兰、波兰、爱沙尼亚、立陶宛等国陆续竖立起来。中国人不能继续奴隶和奴才的命运,不能继续受到毛泽东及其继承者的控制、凌辱与杀戮。中国不需要毛像,中国必须铲除毛像;天安门的毛像应当被取下,纪念堂中的毛尸应当被移走,人民币上的毛头也应当被替换。一天不清除毛及毛主义,中国人便无法彻底告别卑贱与奴性。同时,中国应当竖立起自己的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并为林昭、遇罗克和张志新等被毛和毛主义残害的同胞们竖立起不朽的纪念碑。

Scroll up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Visitors
0 Members and 5 Guests are online.

We welcome our newest member: ancientgroundhog
Board Statistics
The forum has 894 topics and 1428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