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16

RE: 爱国体育是病态体育 Sports Perversion in China

in 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Tue Feb 28, 2012 12:05 pm
by fountainheadkc • 1.369 Posts



陈凯博客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陈凯谈林书豪/姚明/易建联
Kai Chen on Lin/Yao/Yi


主持人:好,那我们现在接一下在线上的陈凯先生,您曾经​是一位职业的篮球运动员,从一个职业的角度来看,您认为​林书豪他是不是一个篮球天才?另外您如何评价他在这一系​列的比赛中的表现?

陈凯:我对这个人观察相当的时间,从他的历史来讲的话,​以前有几个特点,刚才你们没有提到的东西。就是说你要懂​一点篮球的话,当时他签约的时候是在旧金山(San Francisco)在金州勇士队(Golden State Warriors),那个地方的话不太适合他,我们打球​的角度来说的话,那边有两个老队员,史蒂芬‧柯瑞(Stephen Curry)和蒙塔‧艾利斯(Monta Ellis),两个队员都是打后卫,打他这个位置的。这​两个队员都是身经百战,经过考验的队员,所以当时是把他​压住了,他并不是没有条件,没有技术,但是把他压住了。​所以他在那个队里有很强的后卫线的时候,他没有机会表达​出来,这是第一点。

他到纽约尼克斯以后,这个队没有后卫,有一个老后卫戴维​斯(Baron Davis),戴维斯(Baron Davis)是非常老了,打的时候是三十多岁了,没有其​他的后卫可以真正的能够两个受伤的人其实都是前锋,​两个受伤的主力都是前锋,根本就没有后卫,在这个时候后​卫线是非常弱的。在这个时候的话,你必须要有一个后卫顶​出来,不管是怎么样,要承受现在这个队里缺角这个状态,​一定要有一个人。

同时麦克.德安东尼(Mike D'Antoni)这个教练他以前是在凤凰城太阳队(P​hoenix)当教练的,这个人他的教练风格是给队员很​多的自由余地。你知道在凤凰城太阳队(Phoenix)​那个时候,你看他打球都是打得很快,攻守都是非常快的。​这样的话,在这个队里面给他一个机会,在卫线这个方面缺​手,给他一个机会。这是一个。第二个,教练的风格适合于​他,教练给他很多的余地,这个余地可以自由发挥。

在这个时候他把自己表现出来,但这个表现在于他平常的准​备。因为他从小对篮球的爱好,一直到上学,他一直对篮球​是热爱,就是说这个篮球本身在他的血液里面。为什么他说​为神打球?其实为神打球也就是为神给他一个特殊的意义来​打球,对神给每一个人一个特殊的意义,当你拥抱这个意义​的时候,你就会真正把你自己整个一生的光发挥出来。

但是为什么我一直讲群体是消灭个体的一个最大的罪魁呢?​我听过有这种说法,什么团队精神,这是混蛋逻辑,我​可以跟你讲。为什么呢?团队如果你想想,当一个队员上场​以后,你不是去表现上帝给你这个意义的时候,你去思考团​队的其他队员是怎么想你的时候,你是打不好球的。

我再回到前一段,就是他为什么在新队员都会发生这个​毛病,我以前打球的时候也有,当新手进入职业队的时候,​就是这个状态。什么状态?就是你周围很多人,你如何打球​?包括老队员也好,包括很多教练(说):唉呀,你应该这​样,你应该那样;他听得脑子都听乱了,本来他自己有自己​的特殊风格,这个时候他听那些东西听太多,林书豪本身也​说,他说我以前听所有人在讲

主持人:陈凯先生,那您如何评价他在这一系列的球赛中的​表现呢?

陈凯:他现在终于懂得了,他要拥抱自己的风格,拥抱上帝​给他的意义,每个人有他的unique,每个人有他独一​无二的特质。当你拥抱这个特质的时候,你就能把球打好。

-------------------------------------------------------------------

主持人:陈凯先生,您听到刚才几位观众朋友他们谈到了就​是中国大陆现在还有一直以来实行的篮球的举国体制,还有​现在林书豪之所以成名,是因为他们认为美国这种大的环境​和这样的体制造成的,那您怎么看呢?

陈凯:你在美国的话,你要非常钦佩在NBA篮球队里面每​个人即使他们挣很多钱,但是他们的敬业精神,我一直是非​常敬佩,他们并没有因为自己挣很多钱而对篮球本身有任何​的蔑视,或者觉得这个东西只是为我挣钱的一个工具,从来​没有。我打篮球的话是因为自己的热爱去打篮球的,这个导​致美国篮球运动水平可以一直的长途向前走。

所以你看到当时有几个关于易建联最近所说的一句话,​我觉得反应了在中国为什么人们打球打不出水平来,他说一​句话,说什么林书豪付出了,林书豪有回报,我没有回报。​他后面的意思是什么意思,就说我运气不好,我命不好。当​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你可以看出来他把篮球做为一个工具,​并没有把它做为他的认同和爱好。

真正认同篮球、认同爱好,就是认同自己的热爱的话,他不​会说这种话,说打篮球是因为有回报所以打篮球,你热爱一​个人是因为要回报,热爱一个职业也是因为有回报才热爱一​个职业,这种就叫对篮球运动本身的一种畸形的理解,也可​以说是篮球运动本身的异化。这就为什么在中国打不出高水​平,刚才有一个观众说,他应该说为国家打、为民族打。我​跟你讲篮球这个东西,你如果真想打出高水平,如果篮球运​动本身能够往前走的话,一定是每一个人热爱这个运动才能​有,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同时说他没打好,我跟你解释一​点,因为做一个队员起伏很大,这个东西本来是个正常现象​,做为林书豪他起伏不是太大,很不错,这是很重要的一个​。

第二点、林书豪他为什么那么有效,两个大的前锋明星没有​回来打,这第一点,就是说他射篮的次数会多一些,每次打​球都可能超过20次。第二,但是他在那个状态之下的话,​他不犹豫他很果断,他知道这个队是他身上的。一个队员真​正能够传出好球的时候,其实书豪要是听我的话,记住这一​点,你要做一个好的后卫队员,能够传出好球的话,一定要​有非常强的攻击能力。当你有很强的攻击能力的时候,你能​吸引double team,你就能传出有效的助攻来,知道吧?

昨天他打球的时候,想别人想太多,想自己想太少,这是非​常失败的一个,他的攻击他没有想到是自己的攻击,他拿球​以后连篮框都不看,你拿球你不看篮框的话,你怎么能够吸​引对方到你身边来,你给别人造成机会了,这就是他一个失​败。当然做为年轻队员都是可以的,他在这里面学习。

------------------------------------------------------------------

主持人:谢谢戴先生。那我们请在线的陈凯先生来回应一下​,刚才戴先生谈到这个问题也是很有意思的,就是说因为他​是一个很普通的,不是很多人遥不可及的事情,所以他梦想​的实现才更让人觉得有感召力,您怎么看呢?

陈凯:有重要的几点,第一点,你真能尊重林书豪的宗教的​话,请不要把种族带进来,因为基督教是不讲种族的。我建​议所有人,如果真正尊重林书豪作为一个个体的话,不要把​种族的概念带进去,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就是说林书豪本身跟姚明有一个比较,这个你要非​常清楚,姚明是一个制度和系统的产物。我以前跟你讲过这个东西,姚明的父母、王治致的父母,他们​是在一个非常隔绝的状态之下相遇的,因为我在中国我也知​道,我在职业篮球圈子里面的话,你只能跟体育界打交道,​你的婚姻甚至都要跟那种女人结婚的。他们两个人的身高为​什么能变成那样高呢?他们的父母都是篮球队员,都是2米​以上这种身高的。所以在某种程度上甚至连他的这个基因,​都是基因制度的一个产物,这是一点。

他不是一个自由人,他在跟NBA签合同之前,他跟中国篮​协签了一个卖身契,也就是篮协要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它​才允许你到这儿来跟NBA签合同,也就是说他到NBA签​合同是作为一个奴隶来的,不是作为一个自由人;林书豪是​作为一个自由人。要把这两个性质完全分开。他们两个是生​活在截然不同的世界里面,这是非常重要的。

第三点,姚明谈那个东西是没有道理的,什么团队精神、融​合,这是混蛋逻辑。篮球,中国是最讲团队的、最讲群体的​、最讲大家的、最讲民族、最讲国家的,每一个运动员都是​一个team player,你真的到场上一看的话,在这种大讲国家民​族团结里面,每一个人都想推卸自己的责任,在中国运动员​里面没有人想承担责任,没有人想承担个体为这个做决定的​风险,这个就是为什么在中国它整个文化不可能产生像林书​豪这样的人。林书豪因为他有他自己的信仰,可以承担这样​的风险,可以承担自己做决定的失败的风险。但是你知道,​如果一个人不能承担失败风险的话,怎么能做出好的决定来​呢?怎么能在错误中学习呢?

Scroll up

#17

RE: 爱国体育是病态体育 Sports Perversion in China

in 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Wed Mar 07, 2012 4:54 pm
by fountainheadkc • 1.369 Posts



陈凯博客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陈凯访谈/大陆能出林书豪吗?
Kai Chen/Why Lin Can't be From China


2012年3月7日 星期三 节目长度:3分21秒 下载mp3(16k)

哈佛小子林书豪成为新一代篮球明星后,大陆两会上的代表们也在讨论:如何能培养出大陆的林书豪们?为此,本台记者近日采访了前中国国家篮球队队员陈凯和美国心身医科大学教授陈彦玲。陈凯指出,大陆的专制体制只会产生奴隶和工具,不可能培养出创造奇迹的林书豪。陈彦玲指出,林书豪展现出的谦逊来自大陆当局破坏了的对神的信仰和中国的传统文化。

在两会期间,有代表指出,中国的高校偶尔会产生一两个尖子运动员,但美国的学校是培养高水平运动员的主渠道。政协委员、北京理工大学校长胡海岩说,这需要在体制上突破。

陈凯指出:大陆产生不了林书豪和他的奇迹,是因为专制体制逼迫每一个人背叛和利用自己的热爱去挣得名利。(录音)他们会逼着你,让你把你所爱的东西做为一种工具,去为自己挣得地位。这时候就等于你对你自己所爱的背叛。你打篮球是因为你热爱打篮球,不想从篮球里面偷取什么东西、为自己取得什么东西。认为篮球成为往上爬的一个工具了,在那个时候,他就背叛了他自己了。

从社会角度,陈凯指出:(录音)它认为这些世俗的东西、物化的得失,就是你人生所有的一切,你自己想热爱什么东西不重要。朗朗你是天才能弹钢琴,你从弹钢琴里头能为自己得到地位,所以你可以看到他们出来的只是奴隶和工具,他们不可能产生奇迹。因为他们用专制的那些文化代替了神,不可能产生奇迹。它是拿什么宣传机器给堆出来的,都是假的。


近期林书豪受到高度赞誉,不仅由于他实现了美国梦,而且还因为他面对成功时表现出的谦逊和信仰。

陈彦玲指出,信仰会培养人的谦虚的品德。(录音)中国人里面有一个核心的价值天时、地利、人和。天在中国人传统思想里就是神、各种不同的神。地利,土地公在台湾很多地方都有土地公,他是一种土地的守护神。人他知道三尺头上有神灵'的这种情况之下,他一定是谦虚,他一定会很清楚,人是不可能独立而存在的。

林书豪的父母来自台湾,陈彦玲从文化方面继续分析说:(录音)中国传统就讲了一句话:骄必败、满遭损。中国人擅长于从天地之间的万物去找出规则来,那天地万物它没有哪一样东西它是独立存在的,它一定是跟别人都有关系的,所以他的哲学里头就在衍生出来分工合作。

对于大陆很多人一旦在比赛中获胜,就表现出了自我的膨胀和个性的张狂,陈彦玲指出:(录音)那当人是这样的时候,他肯定不会去看自己的缺点,也不会去吸收别的优点,因为他只想着自己的强度、自己的强处。当时空转换了,人事之间的互动也改变,你就装不进来别的东西、补足自己的不足的时候,你就没有办法去应付那个时空的转变。

陈彦玲强调:中华文化可以传承五千年,说明经得起时代的考验。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唐音采访报道。

Scroll up

#18

RE: 爱国体育是病态体育 Sports Perversion in China

in 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Sat Aug 11, 2012 6:15 am
by fountainheadkc • 1.369 Posts



【时事访谈】陈凯:中共强权操控下的中国畸形体育
Kai Chen Interview/Chinese Perversion and Pathology


点击收听http://big5.soundofhope.org/node/278089

在中国,体育是以中共强权为需要,为中共站台的工具,并不是每个个体追求真实的选择。所以中国体育运动是一种畸形发展。

亲爱的听众朋友, 您好!这里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时事访谈】节目, 我是静汝。

据悉,在伦敦举办的2012年奥运会中,对于中国所获得的金牌数不断引来人们的非议。一些相关人士认为,就算中国奥运金牌数远超西方各国,也不能算是一个体育大国,因为全民体育水准严重落后西方半个世纪。也有海外媒体报道指,当16岁的中国女游泳运动员叶诗文,成为奥运史上混合泳单届两项最年轻的金牌得主,特别是400米混合泳的最后一段50米的自由泳速度,超过男子的超常成绩时,使世界各国在惊讶的同时又对她产生了怀疑,有关服用禁药的疑云风暴的评论文章不断围绕着她进行,显然叶诗文所引发的强烈质疑大过赞赏。与此同时,很多中国网民更是声称对奥运没有兴趣,相反,国内目前此起彼伏的大规模民众抗暴却让网民十分关心。有评论者指,举国关注奥运已成为历史。本台记者就此采访了原中国国家篮球队队员陈凯先生。陈凯认为,在中国,体育是以中共强权为需要,为中共站台的工具,并不是每个个体追求真实的选择。所以中国体育运动是一种畸形发展。

下面就请听本台记者对陈凯的采访报道。

记者:陈先生, 您好!我最近看到网上有一组数字,说中国培养一个运动员所花的费用是其它国家的4到5倍还多。

陈凯:我首先用一个逻辑来思考,在中国那个体育制度也好,或者中国社会也好,没有什么东西是民间发起的,全部是政府发起的。前不久天才知道,有一个作者,他看到我的书以后采访我,他觉得最感兴趣的历史就是当时国家体委六十年代、七十年代的时候是什么样的状况,我的书里都有描述。象兵乓球这个运动其实确实你仔细想想共产党取得政权之前的时候,有没听说过中国谁打过兵乓球的。后来他发现发明兵乓球的这个人历史很有意思。这个人在英国的时候,他是个马克思主义者,是个极左派。为什么后来突然李富荣、张燮林、庄则栋这些人为什么到最后这么出名,这个人他第一次发现就是这个人把这个乒乓球告诉毛泽东,告诉周恩来以后,中国就开始自上而下在国家体委成立了这个项目。

开始成立这个项目以后,就开始组织比赛,很多少体校里就开始有这个项目,学校里开始有。因为这个运动本身不需要太多设备和场地,它不象足球,所以很快就在中国发展起来了。这并不是民间引进的,也不是民间发起的,这是政府发起的。所以,中国体育运动的畸形就是一切都是以政府为基准,由政府来决定,它的病态也都是由这块引起的。在这方面,我觉得这中间有很强的文化因素,因为中国没有各个概念的形成,就是每个个体没有创造性。在中国你有没有见到什么人有发明创造?没有这个状态。没有人去真正对自然界的规律发生兴趣。所以,中国你就发现,它的专制造成很多任何社会中正向的发生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任何东西都是从政府发起的,都是为了政治权力和利益,而不是真正为了就像爱因斯坦发现自然界规律。这些东西都是由个体发起的,它们跟政府没有如何关系,是个体追求真实,个体相信真实,个体对真实的信仰,去发现上帝给这个世界所有的规律,这规律不是人创造的。不是说你有枪杆子顶你脑袋,你就一加一可以等于三了。一加一等于二不是人发明的,人发明不了这个东西,人只能去发现这个东西。由政府为基准的社会会产生相反的现象,它们认为人可以命令自然界,就象大跃进,一亩产一万斤,为什么不可以呢?但是自然界没有这个,自然界中有一个特殊的规律,作为人你只能去发现,只能去服从这个规律。人想发明规律的社会都是专制社会,人不能发明规律。共产主义专制社会、无神论的社会经常会有那些比较可笑的事情出现,又可悲的事情出现。

在中国,他们认为自己是上帝,自己可以发明些规律。比如,为什么我拿个苹果往天上一扔,就能往天上飞吗?它告诉你可以,有枪杆子你就可以命令这个苹果往天上飞。很多中国人也都相信这个东西。为什么你很少看到中国人追求真实的人,因为追求真实在中国没有意义。它既不能给你带来利益,也不能给你带来地位,都不能给你带来。那中国人集中精力追求什么东西呢? 能够在这个社会中取得某种地位,取得某种权力,这他认为,噢,这是他生活成功的一个标志。西方一个基督社会文明里面,从来没有说把权力作为一个人成功的基点,都是说只有真实才能实现自由。把真实,把自由,把信仰,把人的正义感这些东西作为人的基准。但这个基准直到今天在中国建立不起来。

记者:有海外媒体发表评论文章指,从中国运动员的表现看到了中国近乎残忍的训练体制,中共政府也以为体育的胜利能证明政权的正确与强大,

陈凯:到今天你可以看到在中国追求的都是钱和地位。他对自己的幸福视若罔闻,他漠视了,中国人不关心自己是不是幸福。从来没有人问过,说你这个人幸福还是不幸福,你高兴么?你生活中觉得满足么?中国人不问这个东西。中国人说,你汽车多大?你房子多大?你孩子上大学?有文凭没有?讲的是这些。这些东西并不是幸福的标准,你仔细看看,幸福的标准不是这个,幸福的标准是个体的满足感。但是个体满足感怎么来?你必须要有信仰,信念。相信有上帝,相信有真实,相信有爱。

其实,非常重要的一些普世价值,这个价值就是不管你肤色什么样,长什么样,个高个矮,有没有天才? 象美国独立宣言讲的,追求是生命、自由,这些东西不管你在世界任何角落里,这是永远不变的一个真实。这个真实不是你有枪杆子就可以把人性改变,让人不追究这个东西。

在中国为什么说民众开始拒绝这个东西,因为没有人信仰神,也不相信世上有什么普世价值,有什么客观真理,都不相信这个东西。人们认为真理是由枪杆子发明的。象毛泽东讲的:枪杆子里出政权,而且下面一句话是,有了政权就有一切,没有政权就丧失一切。从逻辑上来讲有了枪杆子就有了一切,没有枪杆子就丧失一切。你管共产党执政也好,到哪去也好,它追求的就是拿枪杆子顶着你脑袋说:一加一等于三,一加一等于五。所以为什么说在中国这个畸形的社会一切都是由强权来决定,也就是说不只是体育运动,比如乒乓球世界推广等这些东西,是由自上而下来决定的。连你的生育它就是来管你的,一胎制,告你你不能有第二个孩子,告你到时候你就的堕胎,就得绝育。就象畸形病态的社会。

记者:有海外媒体报道,16岁的女游泳运动员叶诗文目前已经成了世界泳坛的新星,但是她不仅聚集了全球对其是否服用兴奋剂的怀疑目光,而且中国先前的兴奋剂丑闻事件再度被挖出来。

陈凯:兴奋剂是临时的一个药物,使神经系统发生变化。激素是一个训练药物,激素就是女性自然肌肉对脂肪的比例。就比男人的要低,女人的肌肉自然就少,脂肪就多。但象中国的这样的体育运动,或者有些人想走些捷径,她会服用男性激素。这个就是中国现在的运动员她们经常会用的状态,像女子举重运动员啊,说话的声音都变了,说话像男人一样,这不是自然状态。一定是药用激素的状态,药用激素让整个生理都会产生变化。喉头会出来,声音会出来,你会长胡子,这不是由兴奋剂产生,这是激素,男性激素。

服用男性激素的话,你身体的脂肪和肌肉的比例都会产生变化。这个东西都不是自然状态下产生的,不是说你训练可以训练出来的。这是由身体激素的变化而产生的。所以有些女性服用这种东西,将来对自己的生育啊,自己的将来生活都会受到重大影响。但有很多人不管这些东西。因为在中国又缺少这些科学知识,政府又给洗脑,不管你这些。政府告诉你说没事没事,用吧。

很多人都认为这个危险是值得去做的,一生就这么一个机会。而且很多在中国尤其是女性运动员,因为中国女性是二、三等公民,堕胎的话首先堕的就是女性,所以发现胎儿是女性就坠胎,是男孩就要着。很多女人在中国作为运动员来说,她认为运动是提升她个体地位的几乎是唯一的途径。你要在农村里,女人就是做饭生孩子,你还能干什么?国家体委看中了你,看你身材不错,耐力也好或跑的快,他就把你挑上,专门培养你。就是在中国的有些女性巴不得有这种机会呢,还会管自己用药还是不用药呢?用激素还是不用激素?她们不考虑这个。所以在中国这种现象就会越来越普及,越来越普遍。不光用药,它这个是政府在系统给用药。究竟它怎么用药的档案如果共产党不倒就出不来,就像东德一样。东德大家都知道在用药,可你查不到。那什么时候查到呢,是东德共产政权倒台以后才查到的。所以这些东西我们都知道她们有违反规则或者这样走捷径的状态,用药取得成绩,为政府站台,我们都知道,但是你又没有证据,因为共产党没倒。等共产党倒了以后你才能拿出证据。

记者:您刚刚谈到中国的畸形体育是中共强权操控所造成的。那您曾经是中国国家篮球队队员,请您谈谈您是怎样摆脱政府的操控而追求真实?

陈凯:我非常幸运(Lucy),我也是非常奇特的一个人,就是说我从那个社会出来以后,作为一个体,没有被他们变形,没有被他们变成一个怪物,仍然就保持了我自己的逻辑,清醒的头脑。保持了自己对生命的热爱,对性格的追求,保持了这些东西,我仔细想想我写书也好,或者做活动也好等各方面,我就发现是一个非常神奇的故事,就是说从那个环境下出来的话,你居然就能以做一个自由人出来,说明什么问题?第一个你自己的自由幸福是可能的;第二个你要付出代价。决定去追求自由,追求幸福,追求真实的时候,代价是很重大的。那就是说你必须有勇气去追求这个东西,你必须脑子里有一种信念。

我当时在中国时我自己脑子里经常就有这种想法,就是我有可能是被诅咒的。因为没有人去追求真实,也没有人去追求幸福,也没有人去追求自由,为什么我要去追求这个东西呢?我每次去追求都受到强大的压力,给你处分,打击你,开批判会,每天干这个。但是如果我不去这样做,不去追求这些东西的时候,那我的生命有什么意义呢?我在中国时把这个看成是对我生命的诅咒,因为你要去追求这些东西的时候,你在中国就取得不了地位,你不光是取得不了地位,你对周围那些追求地位的人产生威胁。

我到美国来以后才发现,哦,我不属于那个地方。在这有这么多追求幸福,追求自由的人。有这么一个自由国度,有一个我觉得是家的地方。所以我就把这个结论转过来了,我是一个被上帝祝福的人,并不是被诅咒的人。今天我对幸福,对真实有了追求。我用我的故事告诉所有在中国的人,一切从个体开始,不用去抱怨生命,抱怨生活,就是从自己开始,慢慢建立自下而上的一个社会,也就是从个体到群体的社会。不要一个从上到下,从政府、群体到个体的社会,这都是假的社会。真正的正向的社会是一个自下而上的社会,也就是从每个人自己做起,每个人自己的操守,与神的沟通。这样的话才可能慢慢才能走向一个正向的轨道,正向的途径。

中国是对上帝的背叛和一个亵渎,整个社会的存在就是这个样子,把黑的说成白的,指鹿为马,这些事情在中国频频出现。坏就坏在什么地方呢? 坏就坏在它已经造成一种文化(党文化),就是让你接受现象。很通俗的话就是说,在中国它就认为不强奸,不卖淫你就不能生育。所以很多人就认为没共产党,中国不就乱了吗?不相信人们可以有爱,有尊严正义感的生活。这不是说可以用科学可证实的东西,这是一种信仰。信仰人可以自由。

比如在美国当时独立的时候,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不是王国的,怎么会产生一个社会它会相信可以自己治理自己呢?为什么在美国就可以做?而且做到了,美国就冒着这样的风险从专制的状态下解脱了出来,走向自由,而且相信我们可以自己治理自己。每一个个体都可以为自己的幸福,自己的自由,自己的健康作合理的决定,这就是美国的信念,也是美国自由女神所代表的、所体现的信念。

我们不需要政府告诉我们怎么做,我们只需要我们的良知,我们的理性,我们用不着政府来告诉我们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你只要心中有神的话,你自然就知道。可是在中国这个社会你就可以看出,形成政府是什么父母官啊,所有的民众成都成为一种幼儿状态,不能为自己的幸福作决定的状态。

听众朋友,今天的【时事访谈】节目就到这里,我是静汝,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Scroll up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Visitors
0 Members and 3 Guests are online.

We welcome our newest member: ancientgroundhog
Board Statistics
The forum has 894 topics and 1428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