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1

从“母”与“狗”谈“国”与“家” Nation Family??

in 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Mon Sep 26, 2011 9:39 am
by fountainheadkc • 1.369 Posts



陈凯博客: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从“母”与“狗”谈“国”与“家”
From “Mother”and “Dog” to talk about “State” and “Family”

“自由人”对抗“中国人”序列
“Free Being” vs. “Chinese” Series


陈凯 Kai Chen (Written 1/12/2011, Reprint 7/28/2011)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是那些“爱国而贬人虐人”的“中国人”常挂在嘴头上的、为自己的道德虚无与道德腐败奠基的俗用借口。 但他们从不去问:如果你的父母每天强奸虐待你,你觉得他们是“丑”还是“恶”? 你如果因为要顺服腐儒“伦礼”而拒绝分辨“丑贫”与“邪恶”,那你又是什么人,是什么样的一种存在?

有一点良知理性的人不难看出:那些高叫着“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的人们不过是患了严重“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持伦礼而反道德的“宦奴娼”而已。 真实是:他们在用“奴不嫌主恶”去为自己将来“做主虐人”奠基找托词;他们在用“狗依家咬人”为自己的反道德与无道德的每一天的犯罪的、虐人虐己的行为奠基找托词。

我从来就反对将“国”(nation,country,state, regime, dynasty, party-state…)与“家”(family, home)等同去定位我的个体认同。 但腐儒的“忠孝”的反道德“伦礼”用洗脑与暴力杀人将“国”与“家”重锤打造在一起。 “忠孝节义”说到底不过是“以国反人(以群体反个体)”,“以老反少(以过去反未来)”,“以男反女(以生理反选择)”,“以‘亲疏’反‘正邪’(以虚无反存在)”的腐朽专制的“主奴心态”的投射而已。 今天中共党奴朝的“尊孔”与历朝历代的“独尊儒术”同出一辙 --- 用反道德的“伦礼”去消灭每一个个体的良知与理性,将“自由人”用“腐儒阉割术”变成“宦奴娼”的“中国人”。

将“国”视为母亲父亲是所有专制社会的写照: 纳粹德国称希特勒的国度为“父亲国”(Fatherland)。 共产国度如前苏联与现中共党奴朝称斯大林与毛泽东的国度为“母亲国”(Motherland)。 “中国人”又独出心裁地发明了“祖国”(Ancestral land),旨在将“祖宗”与“专制”在基因上嫁接为一体,使专制极权永远融入“中国人”的血液。 今天的“中国人”就是这种畸形变异的、用反道德的专制基因工程(腐儒社会主义)孕育出来的无灵、无智、无勇、无自由、无幸福的、“精明的小人社会”的“宦奴娼”。

看一看“中国人”的“家”是一个什么样的畸形变态的“囚灵囚智囚人性”的牢笼,你就会懂得为什么“中国人”的“国”是一个专制奴役的社会了。 在一个“中国人”的家庭里,父母与子女从没有过“分离阶段”。 这与自由国度与社会的家庭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在美国,子女到了十八岁就被视为成人(adult),他/她从此要为自身的行为负责并承担所有作为成人的法律与道德责任。 在犹太人的家庭中有子女的“过渡成人节”(Bar Mitzvah)。 在庆祝这个节日时成人们嘱托勉励他们的子女们要独立自由地去生活并勇敢地去选择与承担个体责任。 然而在“中国人”的家庭中,从没有过自由、独立与承担个体责任的概念。 “腐儒奴们”永远在父母的庇护,监督与虐待下苟且偷生。 【家、春、秋】的小说就是描述在这种“腐儒家庭”中人们的非人生活的。 在今天的“中国人”家庭中,又有多少子女有意愿、勇气与能力独立于他们的父母家族呢? 有多少“中国人”的新富们不是他们家族与父母权威的畸形产物呢? “我爸是李刚”绝不只是中共党朝的产物,而是华语系人们几千年专制王朝的腐儒文化的产物,只不过今天的中共用反自由反人性的、来自西方的反西方的马列与社会主义给自己的“国家”打一个新的包装罢了。 “中国人”离了“中国”便不知道自己是谁、便无所适从。“中国人”离了“国家”与政府便去担心“乱”,担心下一顿饭从哪来。 宣扬自由国度的“合同政府与有限政府”的“自由人”哲学对于倾心于腐儒伦礼的“中国人”来说不过是“对蟑螂弹琴”而已。 (对牛弹琴牛还能多产点儿奶。)对于一个“中国人”来说:人可有可无,“国家”不可不无。 为了“国家(国与家)”去“虐人、贬人、灭人”对“中国人来说是荣耀,而不是耻辱。 为了生存去撒谎、去偷、去骗、去抢、去杀人、去虐人、去献媚、去送红包、去撅起屁股来让权贵们操、、、也是“中国人”不得不为的“中国特色”而已。

专制的“国家”要基于专制腐儒的“忠孝”伦礼将反自由、反独立、反个体的基因打入每一个“自由人”的血液,使他们蜕变为反自由的“中国人”。 只要“中国人”存在一天,华语系的人们便无法摆脱专制的桎梏。 掀起一场以“自由人”对抗“中国人”的文化反思反省浪潮是个体的“人”从奴役走向自由,从绝望走向希望、从虚无走向存在的一个开始。 我希望每一个华语系的个体付出努力与代价走出“中国人”的虚无认同,走入“自由人”的真实存在,走入独立与尊严的个体认同。 请懂得这一真理: 没有你内在的“自由人”,没有你的真实的、道德的个体认同,就绝不会有什么“新中国”。


Last edited Tue Oct 18, 2011 8:59 am | Scroll up

#2

RE: 从“母”与“狗”谈“国”与“家” Nation Family??

in 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Tue Oct 18, 2011 9:12 am
by fountainheadkc • 1.369 Posts



陈凯博客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从比谁最“忠毛”到比谁最“反共”
From "Who is Most Loyal" to "Who is Most Rebellious"


从反刘晓波获诺奖中看华人反人性专制文化心态的顽固
From Liu Xiaobo's Nobel Prize to See Chinese Pathology

Chinese Pathology – Pursuing Power by Creating Enemies


“自由人”对抗“中国人”序列
"Free Beings" vs. "Chinese" Series


陈凯 Kai Chen (Written 11/15/2010, Reprint 7/28/2011)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敌友”、“内外”、“强弱”、“亲疏”从史至今都是华语系人们反自身人性的伪价值的标准。 从反刘晓波获诺奖的各种病态噪音中,我不难看出专制文化心态在华语系人们身上的顽固与延续。 没有敌人,华语系的人们便手足无措、失去重心。 殊不知,真正的敌人就是人们自身的原弊,就是人们自身的无自知、无反省的道德混乱与虚无。 真正的“共产党”、真正的“邪恶”并不在身外而在身内: 没有人可以任意压迫虐待任何其他人,只有一个人由于自身的恐惧、混乱与腐败允许其他人任意压迫虐待自己,只有一个没有正义感的人群在看到有人任意压迫与虐待时袖手旁观、庆幸每个人自己的一时走运。

突然间,刘晓波在或诺奖前后成了众多“比刘晓波更反共”的人的敌人。 刘晓波被这些人们指责为“软骨头”、“西方/美国走狗”、言行不一、两面三刀,甚至有人指责刘晓波与中共政府一唱一和玩双簧。 在刘晓波在押服刑、不能为自己辩护、说明的时候,用歇斯底里的癫狂攻击一个因为良知入狱的人实在令人恶心反胃。

从比谁更“革命”到比谁更“忠毛”到比谁更“爱国”到今天的比谁更“反共”,华语系的人们从不反省自身的原弊,也因而从不发掘自身的“英雄”与“伟大”。 他们自身的伪价值是从他人的认同与反对,是从“寻友”与“树敌”的幻觉中树立的。 人类的普世终极价值与对人性中的原弊的认知是与被专制文化心态奴役的华语系人们绝缘的。 一个从不与自身、与神对话的群体中的侏儒是一定要与“敌人”吵架和向“朋友”献媚的。 “捧”与“贬”便成了华语系人们与他人交流的精髓焦点。 我很少在华语系人们中看到有谁关心“我想要什么”、“我能做什么”、“我到底是个什么人”、“我想做一个什么样的人”。 似乎他人是什么、他人要什么、他人做了什么是人们最关心的题目。 由此比较他人更如何以确立自身的(伪)价值便成了华语系人们迷恋的心态情结。

华语系人们的道德参照系并不是自我与神/良知的一体与完整。 华语系人们自觉是好人一定要在比较他人中感到。 他人的不足、错误与缺陷就是华语系人们个体自我幻觉到优越的基点。 他人的成就与优秀就是华语系人们自感渺小的嫉妒心态之源。 拼命挖掘他人的瑕疵与过失成了华语系人们原地打转、停滞不前的习惯行为与基点原因: 如果你说自由的西方好,他们会拼命挖掘西方以前怎么不好,或拼命挖掘中国的王朝们是怎么的好。 如果你说你感到痛苦,他们马上会找出有人或自己比你还痛苦。 如果你说你看到什么东西美,他们会立刻证明有比你说的东西更美的。 如果你说你认为什么发生很伟大,他们会即时指出有比你说的更伟大的。

普世终极的价值是一个“方向”与“质”的选择。 在这种选择中是黑白分明的、没有中间道路的与不可能有“有一点儿怀孕”的病态心理的。 专制虚无的伪价值是一个“等级”与“量”的比较。 习惯于用“比较”去决定自身是否存在与自身的价值是华语系人们专制虚无心态的外在表露。 当华语系的人们在不得不面对普世终极价值的时候,他们对什么是真假、是非、好坏、对错,正义与邪恶,自由与奴役也会习惯地用专制的“等级”与“量”的衡量去看待“方向”与“质”的代价性、责任性选择。 本来一个正常的、有价值的人会认可与褒扬所有他能意识到的伟大的闪光,但一个华语系的人的道德虚无与精神的扭曲会让他用“比较”去否认与贬低任何伟大的闪光。 他会说:“他也有过什么什么卑鄙与渺小,或什么其他人比他要伟大。” 在这种专制虚无的“比较”病态心理中,伟大与渺小被混为一谈,强权、虚无与谎言成为这些专制怪物们的迷恋追求。 毛泽东就在这种病态心理下,由于杀人超过秦始皇、超过斯大林与希特勒,被浸染了“比较”的爱滋病毒的华语系人们推上了“伟大”的宝座。

邪恶的人是在自己作恶犯错后没有自省,反思与忏悔的人。 刘晓波本人在他的作品中有着许多令人深思的自省、反思与忏悔。 在刘晓波获奖后去查他的三十年历史去寻找他不该获奖的瑕疵,并用“比较”他人的优秀去贬低刘晓波灵魂中伟大的闪光只暴露了他们本人的专制虚无心态。 当你看到一个伟大的闪光时,你能用“还有比这更伟大的”去抹杀贬低那闪光的伟大吗? 当你看到一个邪恶的时候,你会用“还有比这更邪恶的”去逃避你个体的正义感与道德责任吗?

在那些所谓“比”任何人都“更反共”的人对刘晓波的攻击中,我将刘晓波所写过发表过的文章再贴到我的博客与论坛里,让人们重新在他的原话中看到与欣赏那些伟大的闪光。 看到刘晓波内在的英雄并不是为了寻找专制心态中的“救星”,而是去发掘,承认与表达我们每一个个体内在的英雄。 刘晓波获奖是一个从专制虚无的文化心态走向个体心灵自由的重要转折点。 那些反共而不反自身专制虚无心态情结的人们本应该在刘获奖后深深地反省自身,并在刘晓波身上看到自由的可能与专制虚无文化解体的可能。 但令人失望与愤怒的是人们仍被自身的专制虚无文化所奴役:造谣、谎言、无中生有、贴标签、树敌拉友,在“比谁最反共里”寻找道德高度、追求强权、感知自身的伪存在与伪价值。

如果你真的懂得普世终极的价值:真实、正义、自由与尊严,你用不着比较其他存在就可以知道你自己是否在说谎、是否在争权、是否在嫉妒、是否在依靠、是否在虚无中寻找意义与价值、、。 用比较去衡量的一定不可能是普世终极的价值。 普世终极的价值只能被发现、被传播、被人们选择而去指导自己的言行。 真的就是真的,并没有什么“更”真的。 正义的就是正义的,并没有什么“更”正义的。 自由的就是自由的,并没有什么“更”自由的。 有尊严的就是有尊严的,并没有什么“更”有尊严的。 用比较去衡量确定价值的人一定是一个“物化”的人而绝非“精神”的人。 物化的人是行尸走肉,是最容易被奴役的人。 精神的人是有真实价值、与自我的内在、与神/上苍对话沟通的人。 精神的人绝不会奴役他人,也绝不会被他人所奴役。 “物”是可以用“量”比较与衡量的。 “精神”的价值只能在“质”与“方向”的概念中被认知与选择。

用比较而得到的自由是伪自由;用比较而感到的存在是伪存在;用比较而发现的真理是伪真理;用比较而获取的正义是伪正义;用比较而品尝到的尊严是伪尊严;用比较而颂扬的伟大是伪伟大;用比较而享受到的幸福是伪幸福。 用比较才能鉴别邪恶只说明比较者的麻木、混乱与虚无。

你想感知什么是伟大吗? 不要到身外去寻找。 那伟大就在你自己身上,在你的灵魂里。 当你发现、承认与表达自身的伟大的时候,你也会发现你周围的人们身上与灵魂中伟大的闪光。 当你看到那伟大的闪光的时候,不要沉默、不要畏缩、不要恐惧、不要退缩、不要虐虐捏捏地走中庸。 鼓起你的勇气、拿出你的良知去承认、褒扬并完整地拥抱那伟大的闪光,因为只有在你完整地、无畏地去拥抱那伟大的闪光的一刻,你将不再是一个被自身的原弊、自身的恐惧、自身的混乱与专制祖宗强加于你的专制虚无心态所奴役的“文化奴”与“环境奴”。 你将走上一条“自由人”的路。 在那充满未知与艰险的、同时充满着欢乐与幸福的、永不停息探索的自由之路上,你会真正懂得人的价值。

Scroll up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Visitors
0 Members and 4 Guests are online.

We welcome our newest member: ancientgroundhog
Board Statistics
The forum has 894 topics and 1428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