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1

公丑私美,公恶私德 The Virtue of Being True Self

in 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Mon Sep 26, 2011 9:28 am
by fountainheadkc • 1.369 Posts



陈凯博客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陈凯再版/公丑私美,公恶私德
The Virtue of Being True Self


By Kai Chen 陈凯 (Written 5/29/2006, Reprint 4/22/2011)

“公”的败坏与肮脏,“私”的清廉与美德

- 个人价值是资本主义道德社会的伟大基点 -


陈凯 著 5/23/2006 Reprint: 4/22/2011

春光明媚,鲜花盛开。蜜蜂忙碌在花丛中。 这世界充满了无限生机。

花不为蜜蜂所开放,只为自身的繁衍展其艳丽,生蜜吐粉。 蜜蜂并不为花采蜜拢粉,只为自身的生息健康。 人并不为花,为蜜蜂而种花养蜂,只为自身的精神与躯体的享受。 但在这神秘的美妙的“为己”的天理中,花借蜂传宗,蜂借花充腹,人借花与蜂得到精神与生理的享受。 多么明智的安排! 多么逻辑的理念! 多么道德的自然! 上苍用他神力之手勾画着一幅五彩多姿的图案,编制着、谱写着一曲壮观动听的生命的交响乐。

价值在为己中产生。 道德在为己中呈现。 生命在为己中释放着无穷的绚丽斑斓。

是什么把这美好的一切在那罪恶的非人的社会中排斥,贬辍与颠倒了呢? 是那丑陋的,肮脏的与败坏的“公”字。

“私” 在一切专制政体中,在一切社会主义国度中,尤其在非人的中国一直是不道德的同义词。 在这反人,非人,虐人的专制制度中,一切“公”的都被称之为好的;一切“私”的都被指控为坏的。 想一想那些与“私”相连的词汇吧:

自私,私有,私人,私心,隐私,私有制,私有财产,私利,私欲、、。任何与私有关的似乎都是罪恶的,不道德的。 不光是“私”字,与“私”有关的一切字,词也都带有肮脏的,罪恶的,不道德的贬义。 个人,个人利益,个体经济,个人主义,个人兴趣,个人自由,各自为政,自我,自发,自负盈亏,自己负责,自主自立,自生自灭,自尊心,资本主义,资本积累,资产阶级、、。

怪诞的但逻辑的是: 在所有专制社会,社会主义政体中,尤其是在中国,“公”字被捧上了天,成为了“上帝”的同义语。 “政府”与“国”也都被“公”字带上了天,成为了满天飞的“圣牛”。 谁要是动了它谁就有罪。

在这“公”的挡箭牌之下,谁都可以假公真私,以公谋私,借公行私。 在这“公”的挡屁帘之下,谁都可以随地大小便。 在这“公”的圣名之下,谁都可以侵犯他人,偷取他人价值,掠夺他人物质与精神财富。 难得糊涂的人们把这罪责归为“私欲”与“私心”。 有灵有智有逻辑之人不难看到,事实正与中国人的伪政治,伪道德,伪国家的伪逻辑相反: 这些邪恶与罪孽正是“无私”与“公德”的必然产物。

私欲是上苍所予的客观所有。 没有私欲人便不能生存繁衍。 不能大小便的人是不正常的病人。大小便的生理功能是客观的无价值取向的正常人的必然。 将这种生理必然如:吃、喝、拉、撒、睡、行、性等价值化,将其视为“私”去贬,去排,去耻,去灭是道德沦丧的政,国,党,群的邪恶的写照与定义。 今天在“无私”,“贬私”,“辱私”,“灭私”的“公”的中国,“人”已成为贬义存在,成为政府的包袱,国家的负担,民族的耻辱,环境的污染而被压,被辱,被奸,被灭。 这一切的暴行都在那崇高的,神圣的“公有利益”之下被那些不敢称之有私的“无私之人”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无我“的卖身奴才和卖灵娼妓,如雷锋,成了中国人伪价值,伪道德的典范被人们永世传扬。 不敢为自身争利益,争权利的懦夫胆小鬼成了中国党政的无价之宝和权力靠山。 这不只是中国专制压抑的结果,也是中国人自制的伪道德的,名为”公“的枷锁桎梏的产物。

无私便无我;无私便无人;无私便无责;无私便无法;无私便无理,无私便无智,无私便无爱;无私便无情;无私便无灵;无私便无在,无私便无创造、、。 无私的人是奴,无私的人是鬼;无私的人是邪恶之源;无私的人是虚无的行尸走肉、、。 无私是无道德的定义。

中国的伪道德指“私“为”损人利己“。 殊不知逻辑的必然是“损人者绝利不了己”,“利己者也决不去损人”。 这才是真实的来自上苍的道德法则。 上苍用他那全能的力量与人不所知的方式永远惩罚着那些自身不产生价值,而靠骗,靠偷,靠抢的损人者的。 这些自欺的,精明而无智惠的蠢人们自以为损人便是利己的;他们永远也不懂得损人是害己,灭己的开始。 世界上所有的专制者们,包括中共王朝与所有支撑那王朝的人们都是以损人,害人,杀人开始的,他们也一定以损己,害己,灭己而告终。 这是自然与上苍的法则。 理性逻辑也不为损人奠基。 随地大小便的人们给自己造成了生病,传病的途径;将垃圾倒在邻居的院子里也不是“为己“的明智人之举。利用人与损害人的人为自己造成了恶劣的生存环境。他防人,怕人,躲人,永远阉割了自己欢乐,幸福的可能。 今天中国的现实状况不就是这些损人损己,害人害己的精明的,”无私”的,无灵无智的“公民”,“公人”的自制自造的真实写照吗!?

“私”人是对自身诚实的人。 他首先面对的不是他人,不是群体,不是政府,不是国家,不是强权、、。 他首先面对的是他自己,是上苍。 他虔诚的对待自己,如同他虔诚的对待上苍一样。 他决不会欺骗自己,由此他也决不想欺骗他人。 他面对真实的,上苍赐予他的灵魂,赐予他的一切。 他真诚的照看着他的灵魂,他的智慧,他的感情,他的躯体。 他不光对此不感到内疚,他对他的真诚的照看感到骄傲与自豪。 他将守护着他的灵魂的纯洁;他将保持他智慧的敏锐;他将维系他情感的高尚;他将照料他躯体的健康。 他深知他的一切是上苍赐予的,他对这一切不光有权利去拥有,有权利去享受,他也有德不容辞,理不容辞的义务去保卫这一切。 他坚守着他的“私有”。 他深知没有“私”他便没有自由的基点,没有“私”他只能成为“公”的附属和奴仆,没有“私”他将失去他的灵,他的智,他的权,他的值,他的爱,他会失去所有属于他的、也是上苍赐予他的一切。

只有在“公”的价值体系中才会有“牺牲”的伪道德。 在中国的专制的社会中到处充满了“被牺牲”与“自我牺牲”的群体的“牺牲品”。 在那伪道德的神坛上面,活着的和死了的“牺牲品”充斥着那虚无的祭坛,祭奠着那虚伪的“公”的价值。 牺牲的定义只能是用大的价值换取小的价值,否则何谓牺牲?这个内在矛盾的字眼只能在“公”的价值中产生并被伪用。 在“私”的价值体系和“私”的人们中,只有真实的“奉献”,没有虚伪的“牺牲”,因为任何的奉献都是自发的,自由的,自愿的,无强制的举动。 如果我舍命,舍身去救我所爱,我一定将我所爱作为比我命,我身更重,更大的价值。 如因我死而救得我所爱,那是我的宽慰,是以小得大。 这才是真正的道德,属于上苍的永恒的道德。

在“公”有社会中,所有的道德都是虚的,伪的,空的,假的。 “公”有的丑恶,肮脏的现象也逻辑的应运而生: 公有的厕所是最臭的;公有的饭馆是最脏的;公有的银行是最不负责,也是最危险的存资场所;公有的学校教育质量最差;公共交通最拥挤;公有企业最不盈利;公费医疗最要命;公有制最腐败;公有的“为他者”最虚假;共产国家最邪恶。

在“公”的旗帜下,个人是不被承认的可有可无。 个人的兴趣,利益是被“公”的群体任意践踏,强奸的玩物。 在“公”的文化里,本属“私人”的领域如:个人健康,个人财经,个人感情,个人爱好,个人性生活,性取向,个人家庭,生育,都成了公共财产,都成了“公”鬼们娱乐的源材。 人的尊严被“公”者抛到“公”厕的粪坑中,任意蹂躏,百般玩弄,调戏,直到所有的“私”人都变成了“公”鬼。 在“公”鬼的社会中,工作是被他鬼指定的,婚姻是被他鬼安排的,口味是被他鬼调教的,兴趣是被他鬼养成的,鬼格是被他鬼塑造的,鬼身是被他鬼喂养的。 “公”鬼们的唯一死存目的就是要消灭所有“私”人们的生存。

这就是“公”的罪恶。 这就是“私”的美德。

真正的政治家的唯一目标是将政治在社会中限制在最小的范围内。真正自由人的国度是将“公”基于“私”,附于“私”,限于“私”。 真正自由的人们是将“私”法律化,制度化,道德化。 只有具有“私”的高尚道德情怀的人才是人类历史前进的动力,才是生命与创造的无尽源泉。 铲除“公”的邪恶,埋葬“公”的罪孽,是所有“私”人的理不容辞,德不容辞的义务。

这“天下”既不归“帝”,也不附“国”,更不为“公”。 这“天下”是“人”的,是属于上苍的“人”的。


Last edited Tue Oct 18, 2011 8:56 am | Scroll up

#2

RE: 公丑私美,公恶私德 The Virtue of Being True Self

in 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Tue Oct 18, 2011 8:58 am
by fountainheadkc • 1.369 Posts



陈凯博客: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从“母”与“狗”谈“国”与“家”
From “Mother”and “Dog” to talk about “State” and “Family”

“自由人”对抗“中国人”序列
“Free Being” vs. “Chinese” Series


陈凯 Kai Chen (Written 1/12/2011, Reprint 7/28/2011)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是那些“爱国而贬人虐人”的“中国人”常挂在嘴头上的、为自己的道德虚无与道德腐败奠基的俗用借口。 但他们从不去问:如果你的父母每天强奸虐待你,你觉得他们是“丑”还是“恶”? 你如果因为要顺服腐儒“伦礼”而拒绝分辨“丑贫”与“邪恶”,那你又是什么人,是什么样的一种存在?

有一点良知理性的人不难看出:那些高叫着“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的人们不过是患了严重“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持伦礼而反道德的“宦奴娼”而已。 真实是:他们在用“奴不嫌主恶”去为自己将来“做主虐人”奠基找托词;他们在用“狗依家咬人”为自己的反道德与无道德的每一天的犯罪的、虐人虐己的行为奠基找托词。

我从来就反对将“国”(nation,country,state, regime, dynasty, party-state…)与“家”(family, home)等同去定位我的个体认同。 但腐儒的“忠孝”的反道德“伦礼”用洗脑与暴力杀人将“国”与“家”重锤打造在一起。 “忠孝节义”说到底不过是“以国反人(以群体反个体)”,“以老反少(以过去反未来)”,“以男反女(以生理反选择)”,“以‘亲疏’反‘正邪’(以虚无反存在)”的腐朽专制的“主奴心态”的投射而已。 今天中共党奴朝的“尊孔”与历朝历代的“独尊儒术”同出一辙 --- 用反道德的“伦礼”去消灭每一个个体的良知与理性,将“自由人”用“腐儒阉割术”变成“宦奴娼”的“中国人”。

将“国”视为母亲父亲是所有专制社会的写照: 纳粹德国称希特勒的国度为“父亲国”(Fatherland)。 共产国度如前苏联与现中共党奴朝称斯大林与毛泽东的国度为“母亲国”(Motherland)。 “中国人”又独出心裁地发明了“祖国”(Ancestral land),旨在将“祖宗”与“专制”在基因上嫁接为一体,使专制极权永远融入“中国人”的血液。 今天的“中国人”就是这种畸形变异的、用反道德的专制基因工程(腐儒社会主义)孕育出来的无灵、无智、无勇、无自由、无幸福的、“精明的小人社会”的“宦奴娼”。

看一看“中国人”的“家”是一个什么样的畸形变态的“囚灵囚智囚人性”的牢笼,你就会懂得为什么“中国人”的“国”是一个专制奴役的社会了。 在一个“中国人”的家庭里,父母与子女从没有过“分离阶段”。 这与自由国度与社会的家庭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在美国,子女到了十八岁就被视为成人(adult),他/她从此要为自身的行为负责并承担所有作为成人的法律与道德责任。 在犹太人的家庭中有子女的“过渡成人节”(Bar Mitzvah)。 在庆祝这个节日时成人们嘱托勉励他们的子女们要独立自由地去生活并勇敢地去选择与承担个体责任。 然而在“中国人”的家庭中,从没有过自由、独立与承担个体责任的概念。 “腐儒奴们”永远在父母的庇护,监督与虐待下苟且偷生。 【家、春、秋】的小说就是描述在这种“腐儒家庭”中人们的非人生活的。 在今天的“中国人”家庭中,又有多少子女有意愿、勇气与能力独立于他们的父母家族呢? 有多少“中国人”的新富们不是他们家族与父母权威的畸形产物呢? “我爸是李刚”绝不只是中共党朝的产物,而是华语系人们几千年专制王朝的腐儒文化的产物,只不过今天的中共用反自由反人性的、来自西方的反西方的马列与社会主义给自己的“国家”打一个新的包装罢了。 “中国人”离了“中国”便不知道自己是谁、便无所适从。“中国人”离了“国家”与政府便去担心“乱”,担心下一顿饭从哪来。 宣扬自由国度的“合同政府与有限政府”的“自由人”哲学对于倾心于腐儒伦礼的“中国人”来说不过是“对蟑螂弹琴”而已。 (对牛弹琴牛还能多产点儿奶。)对于一个“中国人”来说:人可有可无,“国家”不可不无。 为了“国家(国与家)”去“虐人、贬人、灭人”对“中国人来说是荣耀,而不是耻辱。 为了生存去撒谎、去偷、去骗、去抢、去杀人、去虐人、去献媚、去送红包、去撅起屁股来让权贵们操、、、也是“中国人”不得不为的“中国特色”而已。

专制的“国家”要基于专制腐儒的“忠孝”伦礼将反自由、反独立、反个体的基因打入每一个“自由人”的血液,使他们蜕变为反自由的“中国人”。 只要“中国人”存在一天,华语系的人们便无法摆脱专制的桎梏。 掀起一场以“自由人”对抗“中国人”的文化反思反省浪潮是个体的“人”从奴役走向自由,从绝望走向希望、从虚无走向存在的一个开始。 我希望每一个华语系的个体付出努力与代价走出“中国人”的虚无认同,走入“自由人”的真实存在,走入独立与尊严的个体认同。 请懂得这一真理: 没有你内在的“自由人”,没有你的真实的、道德的个体认同,就绝不会有什么“新中国”。

Scroll up

#3

RE: 公丑私美,公恶私德 The Virtue of Being True Self

in 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Sat Oct 22, 2011 7:28 am
by fountainheadkc • 1.369 Posts



我不是一个“公民”,我是一个“私人”
I am not a “Public People”, I am a “Private Person”


“自由人”对抗“中国人”序列
“Free Beings” vs. “Chinese” Series


By Kai Chen 陈凯 10/21/2011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中文的“个群不分”,“公私不分”的弊病我以在众多的文章中阐明过。 但我仍常常在与被“中文心态”支配的人们交往时被他们的由于专制群体语言的污染而产生的种种表达而惊叹震惊不已。

最近我曾邀请一位有共同价值的好友到我在海边的寓所游览。 加州中部海岸的美景使我们沉浸在对自然与生活美感的品味欣赏之中。 像我在洛杉矶家街区散步时一样,我弯腰将一片地上的废纸片捡起来放到垃圾桶里。 我的好友很为赞赏地感叹道:“你这举动真是‘公民意识’的体现”。 我听后马上纠正了他的说法:“我捡起垃圾绝不是因为我有什么‘公民意识”。 我只是出于我的“私人冲动”。 我只是为了我自己的利益、我自己的享受、我自己视觉的更美好而去做这些。 我从没有想到任何其他人的利益,尽管我的这个举动使所有的人受益。” 我可以感到他被我的这番话所震动。 我们默默地继续散步,思考、、、。 我能觉察到有一个极为重要的理念正由于这一件生活中的小插曲而进入我们的意识层中。 我很久以来就确信这个关键的价值理念就是人们击垮中国古今专制心态,走向未来自由心态与价值文化的钥匙。

“公民”- Public People, 是基中文病态语言而产生的典型专制词汇。 像我在‘公丑私美’,公恶私德’一文中指出的: 在中国人的病态文化思维中,凡是“公”的与“民”的(政府的,皇帝的,国家的,上级的,多数的、、)就一定是正统的,道德的(伦理)与好的,凡是“私”的与“人”的(个体的,自我的,情感的,理性的、、)就一定是邪恶的,不道德的与坏的。 今天在反共人士们的言论与争辩中,也都只有“国”与“党”的区分与争辩。 “人”与“个体”仍旧还没有进入人们的意识层与语言系统中来。 人们仍在“爱国”与“爱党”的虚无命题中争论不休,将一个虚假的命题作为一个实质的命题而为此打得头破血流。 但从没有人提过“爱人”、“爱自己”、“爱价值”(真实、正义、自由与尊严)。 似乎“人”与“个体”是不值得一提的国家、民族与群体的附庸物,是一个可有可无的,瞬息即逝的虚无。 无怪乎“杀人”与“吃人”一直是“中国人”迷恋的,由追求“宏大的虚无”而产生并传扬的“活死人”Zombies的惯态与自我认同。 为了群体而压抑,残害与消灭个体是被所有中国的人们所接受的,理解的和期待的。 逻辑的结论是: 为了“国”、“党”、“群”、“家”、“族/祖”而否认、贬低、诋毁“人”的与“个体”的价值与利益成为了所有“中国人”共同追求与认同的“宏大虚无”的伪存在。

“公民”- Public People一词 本应是一个多数概念。 但在病态的中文语言里被应用在个体的表述上。 “个群不分”也就应运而生地被所有的中国人所接受并运用在自己的语言系统中,危害着人们的良知与理性的清晰。

“私人”- Private Person, 被中国的人们病态地认为是万恶之源。 殊不知在中国的历史中从未出现过“私人”的概念。 “个体”也就此成为虚无。 所以在中国“人”是不被当人看的。 压抑、迫害,消灭一个个体,在中国是被人们认为是当然的,正常的,必然的与必要的。 只要对大多数人有利, 对“公家”有利,对“国家/党”有利,对“大家”有利,个体的被侵害又算得了什么呢? 既然“天下是为公”的,那每一个人的个体利益与尊严就不足挂齿。 从古至今,在中文文化的政体与心态中,“土地权”从来都是“公有”的,是属于皇帝的,政府的,人民的,国家的,民族的、、。 今天在中国有“卖地权”的人们也都只能是政府的官员。 当然今天在中国最容易与方便的赚钱途径就是“走官途”去搞一纸“卖地”的批文。 上亿的钱财就会流到这些“公家”官员的口袋里。 如果这种病态的所有权(土地/天下为公)被所有的“中国人”所接受,当国/党/政府为了“公家/国家”的利益来拆你的房子的时候,你又会大哭大叫着去“上访诉冤”,这不是精神紊乱/精神分裂又是什么呢? 但至今我还没有看到一个人对公有的“土地权”(“天下为公”的謬谈)提出质疑与抗议。 这难道不是一个自欺欺人的,只有无灵无智的人们才能进入的“自虐”“自残”的心态文化吗?

你究竟是一个“公民”(国人)- 一个属于国家、祖宗与民族的财产与工具,还是一个“私人” – 一个对自身的灵、智、体的健康与幸福承担全部责任的,主动的独立体与自由体? 这是每一个想要摆脱中文专制文化心态的人首要发出的,对自我认同的必要先决的命题。 我只希望每一个在中文系统中生活的个体用自身在每一刻所作出的选择与抉择不断地削弱、战胜专制“公民”Public People的心态,走入“私人”Private Person的,用于承担道德责任的,自由与尊严的存在状态中去。 只有“私人”、“私产”、“私有”、“隐私”的真实道德存在逐渐在人们中建立起来的时候,专制集权的“公”的暴虐才会在人们强大的“私”的冲击下崩溃与消亡。 将你的手放在你的胸口上扪心问一问: 你真是一个“私人”吗?!


Last edited Sat Oct 22, 2011 8:30 am | Scroll up

#4

RE: 公丑私美,公恶私德 The Virtue of Being True Self

in 陈凯论坛 Kai Chen Forum 不自由,毋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Sat Oct 22, 2011 7:54 am
by fountainheadkc • 1.369 Posts



陈凯博客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从“公民”看中文危害
When Does a Private Person Become Public People?


陈凯一语: Kai Chen's Words:

What is fake will remain fake no matter how many people love it and say it is real. What is real and true will remain real and true no matter how many people despise it and say it is fake. This fact itself proves that God (objectivity) does indeed exist.

假的永远是假的,不管多少人喜欢它并说它是真的。 真的永远是真的不管多少人诋毁它并说它是假的。 这个事实本身证实了上苍(客观真理)的存在。

Confusing language corrupts thoughts and morals.

浑浊的语言腐蚀人的思维与灵魂。


************************************

By Kai Chen 陈凯 Reprint 10/22/2011

公民 -- Citizen? 公平 -- Fairness? 公义 -- Justice? 公正 -- Public Justice?

Why do the Chinese love to use "公“ (public) and "共”(togetherness) to justify and legitimize their own "governmental" existence? What do the Chinese fear as individuals facing nature and God alone?

If you can answer the above questions, you will understand my statement that the Chinese morals and ethics (based on others', usually majority's presence and judgment) are entirely Fake indeed.

“公”从何来? Why are things "public" always legitimate and therefore moral as well in Chinese eyes? What does quantity (numbers) of humanity have anything to do with what is good, righteous, just and moral?

“我是一个公民” -- “I am a public people"??? This Chinese expression is not only linguistically confusing and inaccurate, but morally corrupt. Since when has an individual become "people" 民?? Singular and plural are mixed together. Individual and "people" are mixed together. Soul and "face" are mixed together. How can a Chinese even begin to see things clearly??

In America, an individual can always identify himself or herself as a "private citizen". How can you translate "private citizen" into Chinese? ”私人公民“? What a contradiction in which one puts matter and anti-matter, existence and nothingness together?!

Citizen, to the best translation, should be "市人”,due to its Latin roots. Where is "公“(public)? Where is "民”(people)? To translate "citizen" into "public people" not only shows you the defect of the Chinese language, but shows you the defect of the Chinese culture and its moral uncertainty, confusion and decay.

By the same token, the Chinese translate "fairness" into "公平“(public even-handedness) and "justice" into "公义”(public-mindedness). What an utter distortion and perversion?!

This is why in China where individuals do not exist, people treasure "saving face" over "individual conscience". Losing "face"丢脸 in public is much more damaging and devastating to a person than losing one's soul and conscience. The Chinese as individuals don't feel "guilt" 内疚, for guilt can only come from keeping one's conscience and having known that one has just committed a moral blunder.

If a person cannot feel pain even if he is injured and sick, there will be no feedback from his physical damage. As a result of painless wounds and sickness, (maybe he is too drugged to feel anything anyway) he will die fast. Morally, a person will also die in his soul if he has castrated his own ability to connect with God and objective truth, to connect with his own conscience. Guilt is a reaction to let a person know that he has a moral defect and has just committed a moral transgression. Without the ability to feel guilt when one did something wrong, how can a person know that he is sick in his soul and will die fast inside of his being??

"Face" 面子 (在“民”与“公”面前“-- actually the phrase 面前 shows you how the Chinese feel about "face") in front of others and public thoroughly obliterates a person's soul hence his connection with his won conscience -- God. How can a Chinese ever feel moral clarity therefore see a future? No wonder even today they are still walking in a circle of "面子”based on "公”and "共“,forever miring themselves in the abyss of a vicious, man-eating dynastic cycle.

What I present here is only a tiny example how the Chinese language corrupts a person's thoughts and morals. I hope we can all be aware and pay extreme close attention on how we have already been corrupted by the Chinese character-based syllabic language, and how we should prepare ourselves to enter the English universe to cleanse our thoughts and souls.

Scroll up

陈凯博客 Kai Chen Blog: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陈凯电邮 Kai Chen Email: elecshadow@aol.com 陈凯电话 Kai Chen Telephone: 661-367-7556
Visitors
0 Members and 12 Guests are online.

We welcome our newest member: ancientgroundhog
Board Statistics
The forum has 894 topics and 1428 posts.